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9日:困惑中前行 [by Yuanto]

英国今天确诊人数增长603,总数达3229,死亡人数上升至144人。伦敦部分地铁已经关闭,学校图书馆也于今日下午5点钟关闭。明天开始学校一些教学楼也开始关闭。下午戴上围巾,帽子和口罩全副武装地区学校将几本书归还又借了一些书备后面做论文查阅。路上遇见几个戴口罩的当地人,还有拉着行李箱的学生陆续出来。平日里几乎坐满的图书馆自习室,现在只看到几个人分散在各个座位。正在找书,广播传来图书馆将于5点钟关闭。背了一大书包书籍走出图书馆,去住宿中心买洗衣卡。看到我当初注册时的前台Emily,便和她打了招呼,得知她们依旧在,要通勤。我说你要保护好自己,戴口罩。她帮我打电话问负责售卡的同士,让我稍等下,那边马上过来。大概2分钟后,一个工作人员进来看到我问了一句”你还好吗?”我喜欢你的帽子,很可爱”这句本能的“你还好吗” 更多的诗因为我带了口罩,当地人对于口罩的认识依旧是当你生病了才需要带。尽管在目前英国疫情非常严峻的时刻。后来从她那里买了卡后往回走。路上遇见法国舍友过来办理退宿。这是她这两天突然决定要回国了,觉得待在这里目前的疫情冲击无法集中精力学习,还要花很多住宿费,而且父母也希望她回去。回来路上遇见很多人手拿两个购物袋从超市出来。我走进一家印度杂货店,平日不是很拥挤的小店,今天也排起了队伍。买了一点厨具后回到宿舍。舍友也刚好办理退宿回来,我和另外一个科索沃女孩一起送她到楼下地铁站。就这样,连告别都是匆匆的。记得前几天,问她是否留守,她还说中间可能去日本和她男友待几天再回来,我们还可以一起住到九月。只是这么突然,她也匆匆回国了。

傍晚收到系里一位老师邮件,他说也许目前回国是最安全的,中国已经度过疫情峰值,而这边接下来的三个月是最难熬的。心里有些动摇,我知道老师是为我的安全考虑,建议回国几个月也许会好些。只是综合很多因素,目前还是决定留守英伦吧。朋友发来今天的新闻,说我们所处的东伦敦一家一磅店遭遇抢劫。看了视频,突然感到一阵恐慌,仿佛这个时候我们面对的不止是病毒本身,还有病毒带来的恐慌,歧视,暴动及犯罪。仿佛野蛮的本性在这样一个发达的文明社会瞬间暴露。看了Twitter上外导转发的一篇来自一位医学专家的长文,大意是说政府的迟到醒悟让很多人面临死亡和牺牲。批判政府在早期已经看到中国和意大利出现严峻疫情后依然不作为,而对政府的两位医学顾问专家,他表示尊重他们的科研,但是政府所谓的科学很大程度上臣服于政治。他对群体免疫严厉批判,也是有很多同样态度的专家持批判态度,后来政府有了一个大的转变,开始实行各种管控,只是时间还是迟了。我也曾在想为何在看到中国这么严峻的疫情后,英国政府不早点接受教训,早点行动起来。很难理解。也曾对英国的医学水平抱有希望,也尝试去理解这里的国情和当地人的意识。对于政府的策略将信将疑,一方面希望看到更好的结果,一方面希望看到民众的意识提高。只是直到第二次发布会,人们才开始恐慌了,开始意识到这个病毒的危害。政府也开始调动军队驻守,依旧在想英国政府所谓的对的时间,对的决定到底意味着什么。也许是借口,也许真的有他们的理据。看到一张照片,是很多医生护士手举着写字板,上面说“请为了我们待在家,我们为你们坚守工作”,是的此时的我们能做的最多的就是待在家里,少出门,这也是最微薄的力量了。只愿英国政府能够能够真正地将人们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早日战胜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