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19日:不能评论的演唱会+Project zoom call [by 阿麦]

昨天全程在线看了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 非常激动,本来昨晚就想写日记的,但是昨天结束之后真的就像过去临场看完演唱会那样,精疲力尽,陷入空虚,对一切失去了兴趣,也写不了一个字了。

单说音乐的话,我自己平常很少听欧美流行,所以也就是只知道最后几个大咖里的几位,他们的歌听得也不多,前面几小时里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不过,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与那么多人同时参与这场演唱会,它在此时此刻举办的意义,远大于音乐本身了。很多文章前期做宣传的时候拿它和伍德斯托克以及1985年的慈善演出对比,是有一定道理的,而且这场显得更有时代特色——靠现在的技术撑起的一场大型直播。我昨天一边看一边和朋友们吐槽聊天,一边发朋友圈转播一下,很像多年前我算好时差从床上爬起来,和国内的朋友们一起边看春晚边刷微博吐槽一样,线上的即时互动性也是这种特殊体验无法复制的地方。

昨天小管——她竟然还真的换了一身hippie风格的衣服,亲身体验“伍德斯托克”——全程和我一起吐槽着看完,我跟她说,如果日后我有了孩子或者有其他年轻小辈,回忆起今天,我一定会告诉他们,我是和你小管阿姨在线上一起看的这场演唱会。看的时候,我还一心二用,又想聊天,又想发朋友圈发instory,还想打动森,吃零食,手忙脚乱,竟然感觉自己还挺日理万机的…

有个小插曲就是,演唱会看到一小半的时候,蓝哥起床了,跟我说早上有事不能打电话 。满心期待着跟他一起远程看/听演唱会的我就有点沮丧,自己生闷气,但一想到自己之前确实也没告诉他会有这么一场大型演唱会,只是assume大家都在说,所以他会知道……所以仔细想想觉得自己的生气是站不住脚的?可还是生气呀,于是他晚点再打来电话的时候,我就有点赌气,而且预料到自己打电话的话也会忍不住瞎发脾气,于是就跟他说感觉不舒服,不想聊了,自己一个人气鼓鼓地烦躁着去睡了……

早上起来就好了很多,又开心了起来,等他今天再打电话的时候,我们高高兴兴聊了一半,我就老实地承认了自己昨天生闷气,但是不想吵架所以不接电话。他说他感觉出来了,觉得我这样处理得很好,把我一顿乱夸,很为他自己找到这样的女朋友开心。哎呀,听了这话给我乐的,好像自己的理智使世界避开了一场大战似的,想给自己点赞!哈哈哈哈哈!不过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毛病,有时好好的就想没事找事找个茬闹别扭,希望有女生朋友来跟我聊聊,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作”???想起来,《挪威的森林》里面绿子说她来大姨妈的时候(?)就要戴一顶帽子提示男主,我觉得我应该如法炮制,创造一个间接的暗号来表示一下心情的变化??

(其实上一段核心思想就是想夸自己!)

啊,说回到演唱会,演唱会最后也没能在大陆直播,今天开始,这场演唱会的豆瓣条目又不可以标记,不可以评论了,已有的评论也全被删除了…

今天在家也没干嘛,比较不太一样的事情是,中午和一起写这个海外防疫日记的大家一起在zoom上开了个会,这是群里大家第一次线上开会。群里的很多人在美国,平常看大家的聊天和日记,包括今天会议之后的闲聊,都还是会让我再次感觉出美加的不同。比如,虽然我之前看了新闻,但今天真的听他们讲起了美国最近多个城市爆发的持枪游行,我依然觉得很震惊和费解…我很少在自己的日记里提到美国,主要是觉得有其他在美国的人写日记做代表,我如果提到疫情的话,还是就写写自己身边所观察到的好了,就不多费心思写另一个国家了。

对了,最后要说,我老爹今天终于忍不住因为我玩游戏怼我了,我预料到了!我这几天都感到他在憋着,啊哈哈哈哈!做人真难,我不好好玩游戏,蓝哥要怼我(因为他自己想玩玩不到,只好要我给他讲),我玩游戏,我爹要怼我。在这个问题上,两难的我决定要继续玩,因为我是模范女友(雾。

当然,为了避免我老爹的唠叨,我准备这几天就回自己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