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0日:[by Kyle S.]

这是我离开学校的第14天。由于我是很幸运的已经知道未来去处的人之一,每天焦虑、过呼吸、查邮件查大学portal的体验我已经很早就结束了。只是青少年幼稚的厌学情绪和其他的歪心思让我换了一种方式焦虑、过呼吸:我到底要怎么坚持毕业才能不要挂科交上去成绩单呀!我的注意力真的早就不在学校上了,美东的郊区总是只有一成不变的景色,无聊。只有灰色和棕色,寄宿学校使人忧郁加倍。我很幸运地短暂有去温暖热带度假的机会。就在我在快时尚连锁店试穿所有这个年级女生都喜欢的低胸短上衣时,学校发了邮件说延长假期并且预备过渡到线上教学。我一下子很欣喜可以作业继续拖了,可是也开始为很多无所谓的事情忧郁。

我没有毕业舞会了,我买的超级漂亮的裙子没有地方穿了!我们不回到学校上学了,我见不到我的朋友和暗恋对象了!我也许连毕业典礼都没有了,那是我这么长时间多么盼望的一瞬间啊,穿着长袍和好玩的博士帽,骄傲地走上台,和学校Admin握手,接过毕业证书,骄傲地听他们向整个教堂的人宣布我未来四年要在多么棒多么受尊敬的大学接受教育。这些都没了!但我还是很开心我可以继续刷推特,不写作业,甚至落入所有美国高中生的俗套下载tiktok(一个万恶的软件)。

在一月二月看父母和其他家人在中国经历肺炎的一切也很担心,但是这些发生到我自己身上还是很没有真实感。我和朋友家庭的主妇妈妈突袭各种杂货店,蛋白质,mac&cheese,维他命,面包,大米,蔬菜,罐头食品,零食,洗手液,厨房纸巾卫生纸湿纸巾手套,缺德舅和Target里的气氛一天比一天紧张。看着放Clorox和免洗洗手液的货架空空如也,我这才觉得好像我们真的生活在一个末日灾难电影当中。但我还是不担心。回到美东郊区,满是中产家庭的社区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今天下午天气很好,太阳高照,我和朋友出去遛了狗,昨天还做了很香很软的饼干,我还久违地练了琴。维厄唐。我听起来好糟糕!除了朋友爸爸开始在家工作,地下室堆满了更多的纸巾和消毒用品以外,我的生活没有危险也没有变化。

现在唯一让我感觉到情感伤害和真正的忧虑的事情是暑假可能没办法回国。从航站楼被直接拉到糟糕的隔离酒店,签证的问题,各种其他的问题,“不要回国投毒”,Expatriates就是没有家吧。我又开始为作业发愁了,但我今天晚上一定会打开网飞看一部最烂最烂的肥皂剧。冠状病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让我真正地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