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4日:服务业劳工和网课 [by 夕岸]

by 夕岸

今天是彻底在家办公的第一天。纽约出现了第一个死亡病例,听说当地的超市已经被抢光,也就剩下一点猪肉(美国人不吃,或者他们觉得和中国人有关),能量不够的素食和不知为何被群体抵制的Dasani纯净水。西费附近的气氛依然和缓,路上行人并未显著减少,步行最近的超市也都还有存货。如果不去关注网上蔓延的恐慌,屏幕外生活像停滞了一样,没有了日常的课程计划、论文截稿,时间分明的刻度胶着在一起形成一团迷雾。

饮食方面,昨天新一周的Freshly正常到货了,可以吃六顿微波加热的高蛋白鸡胸肉,同时和朋友一起订了附近农园的一个蔬菜外送服务。今天拿到了自己那份,好多磅新鲜的菌类、甘蓝和甜椒,可以搭配做意面。只要快递不停,目前暂时不需要依赖罐头度日。我个人对食品可口度的要求极低,哪怕需要整日依赖罐头、冻披萨和压缩饼干,也不会觉得自己过得惨。记得初来美国第一年,因为工资太低工作又忙碌,有好几个月中午都只能边跟课边喝Soylent,连买咖啡的钱也没有。在纽约的一年为了不给家里太多经济压力,去各种实验室做被试,每天在MTurk上填问卷做数据标注。如今虽然收入也不高,至少不会担忧还不了下个月的信用卡账单,因为经常吃鱼素,偶尔甚至会有跻身中产的错觉。

下午抽空报了联邦税,发现由于去年的收入都是教课而非奖学金,计算下来比前年退税会少2400多刀,差不多接近我一个月的收入了。去年开始因为大规模给公民减税,非常驻公民的税已经大幅升高,今年感觉除了中美贸易协定的5000刀抵扣,所有的减免都没了。当然,这些事情本地人是不会关心的,他们都高高兴兴地觉得自己减免了的税是天上掉下来的。幸好今年暑假拿到了2000刀的研究经费可以来补缺口,我自己也还在零星做一些家教。

不管怎样,疫情不会让我失业,每个月的教学工资也是固定的。对于大量服务业的工人来说,疫情的毁灭性打击早就开始了。Amazon, Instacart, Uber等公司只承诺了给患肺炎的劳工最多两周的带薪休假,但一来在目前的检测能力下,普通人极难提供生病和隔离证明,二来即使不生病维持上班状态,收入也早因为需求下降而锐减。今天看到基于OpenTable的数据,三月以来美国本土餐饮人流量已经暴跌36%,西雅图和纽约的跌幅分别是63%和61%,费城则是40%。即使餐厅勉强支撑着不关门,主要依赖小费过活的服务生收入也会减半,而这个群体绝大多数都是移民和有色人种。对一些无证移民来说,他们也没办法轻易离开餐饮业。很多事情都没法一路深究下去,否则总被强烈的负罪感所包裹,无法开展任何日常工作。

和学院其他教职工沟通下来的结果是,实时网课和上传视频根本不现实,不少学生除了手机外没有互联网连接,即使有网络也有流量限制,无法开视频。这还不包括大量不在一个时区,需要照料家人,因为搬出宿舍身心俱疲无法聚焦学业的学生 。和同事讨论后决定下周给全班推送一个问卷,调查下学生目前的居住上网情况、时区和遇到的困难。但一想到很多人可能压根就收不到这份问卷,又觉得实在讽刺。更哭笑不得的是,也许是这几天西费居家办公人数攀升,好几个朋友都表示家里网络故障频繁,网速不稳定或变慢了,而通讯商对此的回复则是需要升级套餐和更换modem。在美国,一切数字化项目导致的都是进一步扩大阶级鸿沟。硅谷和科技媒体津津乐道的大规模远程办公实验,正在成为新一轮教育不平等的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