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6月12日:Chinese Feminists for Black Lives [by Eva]

周日参加了北美女权小组发起的活动,号召北美的华人商家张贴Chinese/Asians for Black lives的海报来表达华人对黑人群体抗争的支持,期许少数族裔的团结。当天刚好遇到法拉盛的游行,我到的时候只有几个人零零散散站在地铁站附近,于是我去和一个看起来是个组织者的黑人男性搭话,问他是否感觉华人不太表示出自己的支持,他回答说也没什么关系,但是暗藏的答案即是肯定的。我在的小分队拜访了大约十几家店,许多人看到海报都十分爽快地同意我们贴到门前,许多人看来也是二三代移民了。也有个别同意我们张贴海报的,但是拒绝交流为什么允许张贴海报。

活动半程的时候,游行的队伍开始走起来,许多华人看新鲜一样在马路对面排成一排拍照录像。我的队友和一位老伯用粤语交流了一番,老伯表示自己曾因自己非法移民的身份做过四年监,识到的百分之九十九的黑人都是很好的,如果是像现场这样和平的他没意见,但是暴力令到人不能做生意那就不行。我听了很无奈,一来我对将这次示威中的暴力与黑人绑定的说法非常怀疑;再者我也不能理解大家对种族暴力、家庭暴力、性暴力等熟视无睹,却如此强力谴责对无生命物的暴力。自己无所作为,表现得非常chill冷冷地说一句我反对所有暴力是非常居高临下的。所谓和平理性是非常privileged的,并非所有人都被赋予了充分的资源和教育可以和平理性就能达成自己的目标,而对和平理性根植的教育却好像可以转化成一种压迫的工具,不论发生什么,谴责暴力就对了,而却无视事实是这一切的开端,是一个黑人死于种族暴力。我有时在想古时候击鼓鸣冤是个什么情形,求告无门,悲鸣不已,听来是惨兮兮的;如果一定要有什么态度,我觉得愤怒是个好的态度,至少有自我赋权的倾向,并且我很欣喜看到现在人们并不是在指望一个authority来平反,而是去消解,要求defund the police。商品价值、社会财富、国家安全、恐怖主义都是由他人定义的,要求被压迫者去遵循这一套价值体系,怎么不荒谬呢?

我发了一条朋友圈讲这次行动,有人回复我为什么支持非裔美国人就是支持亚裔,过几分钟又删了。第二天她在她自己的朋友圈下留言说看到我们这个活动感到想把我摇醒,父母把我送到美国念书是让我们谋个好前程,我对自己在生态链中哪一环心里没数,却如何圣母心,又说了一通黑人如何歧视华人留学生,华人留学生才是最底层最弱的一环,all lives matter etc…...前一天我的继父回复我的朋友圈说“强力支持非裔,反对种族歧视,世界人民团结就是力量”;我给我妈推荐了几个最近在讲为何要支持黑人运动的公众号,我妈读了文章之后还会回推给我告诉我什么文章写得不错,也认识到在中国的种族歧视。我对朋友圈这位朋友的发言感到好气又好笑,她并没有意愿跟我私下交流,却要在另一个地方对我进行说教,并且自以为是地说我父母对我的教育期许,以为每个人都和她一样的价值观。最近朋友们在感慨端点星的事情,就提到中国那些最优秀的学生因为关心社会现实问题而锒铛入狱,难道是那些学生错了吗,怕只是因为这个社会病了。中国老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是非常有毒的,只要有人在上,那必然有人在下受压迫,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爬到压迫链的上游就好了,加固着这样一个压迫的系统。黑人会歧视华人留学生吗?肯定是有这种现象的。同样地,也有非裔/亚裔/拉丁裔/...歧视非裔/亚裔/拉丁裔/...的各种现象,少数族裔间的割裂正是稳固这一体系的重要因素。上周我参与的African American Reading Group读了Angela Y. Davis写的Freedom is a Constant Struggle,里面提到了为何许多Black-on-Black crimes也是基于种族歧视的,没有机会得到良好的教育使得黑人不知道如何对待自己的子女伴侣家人朋友,而许多对自己族裔的刻板印象也是从这个种族歧视的结构中承袭下来的。我又回想起之前林垚讲新冠肺炎下的亚裔的那一次讲座,他说平等应该是一种价值,而不是改变你不平等地位的工具。在那次讲座中他也回答了亚裔在申请学校中要表现得更好才能被录取而非裔却可能得到便利政策的问题,他指出应该看到的现实情况是白人才是最大得到利益的人,而剩下的残羹剩渣作为矛盾焦点来分裂其他人。模范少数族裔是个迷思,亚裔也并非只有如人所愿勤勤恳恳才配得到社会资源,而如果你确实通过努力实现个人阶级跃升(比如奥巴马或者其他案件中的黑人警察局局长),也无助于解决整个族裔的社会资源分配问题,而自己还要陷入下一代阶级滑坡的恐惧中。

有人问,参与这样的活动对自己女权主义者的身份有什么意义?我在这两天的思索中觉得我更明确了一个要点,反对的是制度是系统,而不是人。反种族主义反对的是种族主义制度,而不是反对白人;女权主义者反对的是父权制,而不是反对男人。白人和男人也一样会被这个系统给毒害,白人工人阶级难以与黑人团结也会自我质疑,男人会被要求培养出男子气概。少数族裔会歧视少数族裔,女人也会厌女,这也都是因为这个系统的价值观深深地根植于社会中。少数不能通过成为精神白人,正如女人也不能成为女强人(不知道如何表述)来解构这个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