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2日:我知道我是paranoid,但是我paranoid了 [by gawiel]

前几天猫的干粮快吃完了,我本来想amazon上买买不成问题吧,结果下单后才发现要两周后才能送到。吃了几天罐头之后,觉得还是想搭配点干粮喂他,不想这么突然改变喂食习惯,就在今天早上去了家对面超市。选择早上也是因为觉得周日早上可能大家还在睡,人比较少。

我开始social distancing之后还没来过这个超市。到了超市人倒是不多,但也没有什么东西。面粉只剩一个牌子的一种,纸品只剩一点盒装抽纸,瓶装水只有两箱了,并且限购。蔬菜水果种类都很有限。猫粮也仅剩几种,各有几袋,只好买了。 到这里都还行,只是对美国人囤货的程度小小感到惊讶。

真的惊讶在排队的时候开始了。我到队伍的时候和前面的人保持了两米的距离(美国这边的要求是6 feet,180+cm吧),然后中间就频频有人插队,我只好提醒说"sorry, the line is here." 大家倒是还有秩序,就都排到我后面。但排着排着就发现后面的人根本没有在social distancing,都离我好近。

我开始害怕了,虽然队伍里没有人咳嗽,但昨天网上刚开始传一篇新闻说出现症状之前也可以传染,我还是没有搞清楚正常呼吸是否会传染,等等等等,诸多事情在我脑子里飞奔。

因为我前面的人囤了堆满购物推车的东西,所以结账的时间很长,很长,在队伍里,我后面的人离我越来越近,连一个购物篮的距离都没有。我想回头让她back up,但又害怕自己是亚裔,在这种时候不能挑事。我知道数据、概率都不足以让我这么紧张,可能只是我无法回头让那个人离我远一点这件事情在让我紧张。

回来之后疯狂洗手。跟各个朋友讲这件事。M说:“我觉得还是挺难的,他们根本就没那个意识,也没真的危机感,囤货只不过是跟风……“ 我觉得她说的很对。

上周五天气突然升到将近80华氏度,春暖花开天气晴好,整个west philly的人都在外面玩。K找我出去散步,我们遵守social distancing,挑了个人少的地方,沿着铁轨走了一圈(只遇到一个emo kid坐在铁轨边戴着耳机听音乐)。K自己有点小孩子般兴奋,天气好,花花草草,路上的狗和小朋友都开心极了,K觉得“social distancing也没那么可怕嘛“。我说,SARS的时候我正在高中,停课了两周,街上都没有人。K说,也是,美国人的确没有见过这样的pandemic造成这样的影响,不要说他这一辈(我的同龄人,30s),连他父母也是没有见过。他的父母正是现在美国社交媒体群嘲的baby boomers一代,在美国人看来,baby boomers尽享社会福利和经济增长,身在福中,看年轻人都是无病呻吟,殊不知红利已被boomers吃尽,当代的青年人(millennials)既无社会福利,也无充足的教育和工作机会。这个社会性的“代沟“,近几年突然被给予了很大的解释力,人们开始用“boomers“解释为什么政治保守力量如此强大,为什么美国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分裂难以弥合。

不过现在看来,也许millennials对于自己贷款(学生贷款、房贷)和工作(gig economy)的岌岌可危(precarity)很有切身体会,更眼界长远一点,则关心社会经济和气候环境的岌岌可危。可是,像这种“遵守CDC建议,人与人之间保持6 feet“的日常生活的岌岌可危,对他们也许仍是遥远的,这个社会的日常生活习惯是如此强大,哪怕他们抢购了整整一购物推车的水果罐头,也会忘记公共场合(尤其是室内)应该与人保持两米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