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23日:鸡尾酒是什么 [by 亦然]

如果真的隔离三个月,我对生活的认知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距离上次出门已经又过去一周多。上一次,坐在朋友的车里,沿着hudson river一路往上,我忍不住惊叹怎么有这么多我没有见过的东西。没有见过的楼,没有见过的航空母舰,没有见过的小港口,没有见过的航空母舰,整个片区我都无比陌生!这真的是我生活的城市吗?说不清了,究竟因为西边我原先就比较少来,还是在家待久了,城市这个东西都整个陌生了起来。

看到一个vlog,是在二月的纽约拍的,那时候还在时尚周,漂亮姑娘赶在回暖之前就穿上花裙子,周转在城市的不同角落看秀,去after party鬼吼鬼叫,手里歪扭扭举着一杯杯鸡尾酒。画面闪过鸡尾酒的时候,我大脑不自觉停顿,我发誓有0.1秒,它在反应:“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喝酒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我是指,为了和朋友聊完嘴边的话题,随街挑一家碰巧竟然还不错的酒吧,一杯接一杯地聊入深夜,是什么样的感觉我还记得吗?画面马上要回来了,我忍不住踩住刹车,生怕回忆的时候带起的久远感更重地打击到自己。

都不要回忆了,也不要翻相册了。好像明天一切就恢复正常我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一样。

家人试图给我寄一些口罩,顺带寄上白茶还有一直没给我的小电器。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件小事情,却是无比困难。家人跑了几趟,都以失败告终,邮局的人还在电话里煞有介事地宣读起关于邮寄出国的新政策。即使是私用的口罩,即使数量不多,也要符合商检,提供相关证书。茶叶电器小零食这类非生活必须品自然不能寄。老爸气得不行,说这简直回到八十年代。这样严格的规定,似乎已经多于疫情期间运输紧张这样的管制原因了。

距离的数值一直在变化,一会连成一片,与世界为邻,下一秒迅速分离,各自把墙建好。世界从来就不是一个世界。

以前我觉得去你家好远好麻烦,要坐地铁去中城还要转公车,但现在是真的变成很远很麻烦了。远到我在晴天里,你在雨天,你放晴,我又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