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7日:一次小型社会调查 [By 林之]

美东时间3月27日晚上

美国104671确诊,1711人死亡。新泽西8825例确诊,108人死亡。

美国今天的总量破十万,日增长数18000多,死亡人数和死亡率都有往上飙的趋势。

新泽西今天一天新增将近2000例病人,可以断定明天新泽西的确诊数肯定过万了。整个州不管是检测还是治疗都吃紧。今天,新泽西州长要求州内所有企业和非医疗机构向州政府报备库存的医疗物资,以备后续调用,这是已经准备紧急征用的意思。州卫生官员则说,因为检测采集的样本太多,人手又不足,新泽西现在检测样本积压,出核酸结果需要整整七天。对于新冠这种会突然恶化的病来说,这简直就是噩梦,很容易出现患者都去世了检测结果还没出来的惨剧。

美国的抗疫形势严峻,新泽西的抗疫形势更严峻,不过因为天气好,今天我自己的心情倒是颇佳,昨天因为家里人着急、前途有波折而灰败的心绪逐渐回转。我把这份记录放到了知乎上,昨天看我说压力大,评论中有一位武汉的朋友来安慰我,让我颇惭愧。我如今的情形不会比武汉人更艰辛了,怎么好意思多愁善感、自怨自艾,竟劳武汉人来安慰我呢。

今天上午去了一趟家门口的中国超市。超市中依旧秩序井然,大部分顾客和所有工作人员都带着口罩,各种商品没有平时那么齐全,但是也足够支持平常吃喝用度了。从美国管控措施逐渐严格、超市发生抢购到如今,也有将近两周了。到今为止超市还是可以维持正常供应,可见供应链是比较稳定的,这也让我松了一口气。至少不会发生货物奇缺、社会不稳定的情形了。

就因为上午去超市,沿途看到春光甚好,回到家实在忍不住,又在小区里转了一圈。美东四季颇为分明,春天逐渐回暖的时候,追踪各种花树次第开花,是我每年都不忍错过的好时光。

今年不能去人群聚集的地方,樱花是没办法欣赏了,但好在并未错过整个春天。今天在小区里转,迎春金黄耀眼、梨花洁白如雪、玉兰挺拔清雅,都是正开得好的时候。苹果属的海棠、苹果花初初长叶,晚樱还没见动静。和煦得有点灼人的春阳下,我置身黄白粉紫的花海之中,愉悦的甩开了新冠疫情迫在眉睫的压力。

既然在小区里逛,就难免注意一下小区居民的情况。今天这么好的天气,小区里竟然颇为安静,并不见多少人出来活动,或者是他们都需要在家办公上班。只有几个人坐在自家屋檐下享受阳光,还有一位大叔找了块没人的草坪,自己打简易版高尔夫。倒是我家楼下,一天不消停,又是孩子笑,又是小狗叫,现在学校停课,孩子们可算是解了笼头,可以随便疯了。——听说这几天家里有孩子,尤其是有不止一个孩子的家长,天天叫苦不迭。一边带孩子,一边网上办公,真不是一般人能hold住的。

今天另外一件有意思的事,是我之前从淘宝买的口罩终于到货了。其实现在物流还挺快,DHL从广州发货到新泽西,满打满算才寄了五六天。

既然拿到了口罩,我便联系了周围的一些老师朋友,询问他们是否需要口罩应急。因为身边华人的防护物资都准备得比较充分,所以我主要问了问美国人。没想到,美国人对口罩的态度热情得远超我的想象,我这一圈询问,可以当作一个小的社会调查,管窥美国民众现在对口罩的真实态度。我一共问了四家美国人,状态分别如下:

A,女,年龄50+,教授。这位女士有基础性疾病,免疫力弱,所以我第一个问她。回复是:暂时不用,因为她的疾病,所以她早早的准备下了口罩。

B,男,年龄70+,教授。我担心这位教授年龄较大,于是前去询问是不是需要口罩。回复是:现在在家呆着无所谓,以后总得有出门的日子,所以需要,做一个备而不用也好。

C,男,年龄60+,教授。回复是:他的伴侣有呼吸疾病,所以需要一些以备不测。我这个“好”字还没说出口,第二条回复就来了,表示:现在医护人员实在是太缺口罩了,口罩如果有富裕应该先给医护,他们就先不占用了。

D,女,年龄28,助理教授,现在华盛顿DC,丈夫有哮喘。回复:要要要要!帮了大忙了!请赶紧寄来!

四个人的样本实在是太小,也不能概括全美国民众的心态,但是我还是有些惊讶的:在政府说了许久健康人不用戴口罩之后,民众对口罩依旧保持了求而不得的状态。只不过我接触的这几位美国人或理智或高尚,强行压制了去哄抢口罩的欲望罢了。

美国人民抗疫不易,更不容易的是一位今年来普林客座的香港教授。没有私家车,也不敢打出租,只能孤零零困在普林校园里,一天天的挨日子。他心心念念的想到学校旁边的运河步道上去散个步,竟然找不到能够过去的办法。新泽西政府天天喊着“要社交距离,不要朋友聚会”,弄得我也不敢开车带他去玩。平时不过一脚油的距离,如今竟然成了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