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26日:周六搬家了[by禹火勺]

如题,因为预计了签证到期前暂时也无法回国,提前搬到了朋友W的住处延缓接下来2-3个月的情绪。一到朋友W家楼下见面,W立刻检查了信箱,看安倍小口罩有没有配送到家。似乎上周开始安倍承诺的小口罩2枚开始陆陆续续抵达国民邮箱中,不过“谜一样的制造厂商”、“好像很脏”之类的评价有点络绎不绝。

其实我已经没口罩了,除了等待安倍小口罩以外,上周我试图把希望寄托在SHARP自社自制的口罩上,家电企业SHARP从上周开始网络贩卖自社紧急造的口罩,贩卖前一天夜晚,我连会员登录页面也进不去,懒惰的思维让我搁浅了这件事。听说前几天变成了抽选制,要不再试试看。听到我没有口罩的消息之后,国内的朋友买了一些口罩,不过目前的运输好像不太支持防疫物品的运送了,新的时间产生了新的规则吧。好在东京的朋友紧急给了一枚3M的布制可清洗口罩,“一定比安倍小口罩要好”。我还是有些侥幸,这样的心理不太应该让人知道,毕竟我也不太出门,之前没怎么想要应对物资,只是想着解决了自己的心理状况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上周被身边的人知道我没有准备很多口罩之后立刻就挨批评了。

我这个人有个看起来像优点的缺点,就是为了缓解压力会收拾和整理。如果有人和我一起住的话我会为了满足自己的要求把对方的管辖部分都按照我的逻辑收拾一遍,这不太好。因此疫情期间我按照不同的逻辑把自己的物品规整了一下,当现实世界无法满足我的时候,目前每天会花1-3小时在小岛上把种的果树清理一遍,可惜还没有樱桃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