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7日:江南皮革厂倒闭了,全部清仓,一件不留 [by Yang]

拎着洗衣袋去三楼洗衣房的时候,在电梯里碰到9楼的邻居,她错过了自己的楼层,而我进错了电梯,然后一起莫名其妙坐电梯到顶楼。我们都戴着手套,我戴了口罩,她没有。

“我想戴,可是我没有”,她说。

“我是一个人在这里,昨天打电话给我妈打哭了一场”,她说。

然后电梯终于到了九楼,她走出电梯,我继续往下。

我也是一个人在这里。

三藩昨天中午发布了shelter-in-place order,基本上就是封城的意思。减少一切不必要的外出,餐馆只提供外送和外带服务,只允许很要紧的商铺开门,比如超市、药店、洗衣房、加油站,等等。公交系统还在运行,cable car取消了,Uber和Lyft也取消了拼车服务。

住在客厅的室友是个韩国姑娘,她拿着J1签证过来,做一年的internship,昨天她说和她一起来的一个女孩决定放弃这个项目,回去韩国。早上住在纽约的好友也遭到父母催促回国。一些留学生的群里开始发布包机回国的消息。

我的学校可能要完蛋了。

我很喜欢我的学校,我从没想过像我这样一个从小厌恶学校厌恶老师的人,会阴差阳错选择这样一个地方,遇见真正让我钦佩的老师,在课堂上被启发,在学校里工作,和同事变成朋友,在教室里哭,在办公室里哭。我私心认为,这里是真的保留了嬉皮年代风貌的地方,如今的三藩,除了标榜垮掉一代的旅游景点,景观化的parade,哪里还有过去的影子。虽然这个学校太像一个bubble,经营不善,也有各种问题,但如果现在还有一个艺术学校不教技巧,只“空谈”各种“概念”,不用选择固定的媒介,随便学生瞎搞,无论如何都很值得留下来。然而恐怕在这里念书没有任何市场价值,没有设计类和商业艺术的学科,毕业以后大部分人只能做各种兼职,所以招生越来越差,应该也有Trump移民政策的功劳,国际学生也越来越少。虽然学校要倒闭的传闻,从我刚来这里时就已经听说,无论如何没想到会成真(倒闭大概不准确,应该说同其他学校合并)。原本还在寻找其他出路,但经过这场疫情,明年的生源恐怕更成问题,我想这个合并进程大概是要加速了。

很难过,毕业典礼也取消了。毕业典礼一直是学校每年很有纪念性的活动。虽然休学一年之后,大部分的朋友都毕业了,但我还是很期待能和大家好好告别,好好玩一场。不知道以后还会有属于我们学校的毕业典礼吗?如果这就是结束,真的是匆忙到话都来不及说就散场了。

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学习随波逐流的技巧,浪来了,我就跟着浪随便漂到哪里。然而今年的浪太大,被推着不知道往哪里走,不知道面前的是浮木还是海市蜃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