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5日:我可能需要开始隔离了?[by阿麦]

by 阿麦

昨晚头疼到快三点吃了一颗泰诺才睡着,所以今早我妈没管我,让我赖床到九点多。我从上周四左右开始感到喉咙痛,周五请假没去上班,周六,也就是昨天去上了三个多小时,然后感到喉咙不太舒服,又有点头疼,就提前回来了,并顺带替今天请了假。我有点担心。

我今天起来倒是全好了,跟我爸妈聊天,话题也绕不过疫情,后来他们吃过中午饭就要去上班,我叮嘱他们多洗手和上班期间戴口罩。他们两个现在都在大统华上班(大统华是加拿大一家大型连锁华人超市)。我妈出门前还给我留好了午饭和晚饭,让我不得不感叹,跟爸妈住家里真是太好了。

今天我本来也该上班的,但是前两天一直喉咙痛,昨晚发展到头疼,特殊时期,我不敢掉以轻心,就跟manager请假了。说来也是好笑,昨天决定搬回来跟爸妈住一段,主要是因为我原本下周排班很多,而我自己住的地方离Indigo(我工作的书店)很远,需要乘天车和公车,为了避开公共交通我才搬回离书店更近的我爸妈家,这样的话我可以走路上班了。结果下周书店为放春假的小孩准备的活动也因为疫情取消了,我的班也取消了,我这样就一直到下周六才用去上班,这么看来好像搬回来住意义也不大了。我在纠结还要不要跟爸妈住下去了,毕竟从2016年搬出去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跟家里住超过一晚,很多方面还是要适应一下的。

我爸妈上班后,我几乎一直在刷手机,做了以下几件事情:

  1. 在财新app上订阅了一个月的财新包月会员,因为最近财新上还是有很多深度分析的文章的,我觉得接下来这一个月一定会需要,10.99刀一个月,我觉得有点贵但也值得。

  2. 跟我的很多在温哥华以及海外的朋友和同学都联系了以下,确认一下大家最近怎么样,正好我家有多余的hand sanitizer,问问他们有没有人需要,一个在北温的同学需要,明天打算送过去。温哥华的大家都还好,能在家工作的基本上都在家工作了,在上学的也都基本上转online了,现在看起来只有我们零售业还撑着(不少门店也关了)。只有一个从事电影行业的哥有点惨,说他们已经停摆,穷得都要卖yin了… 原来master项目里的美国小姐姐前两天到英国,刚落地就travel ban了,我联系她的时候,她刚刚坐飞机从英国飞到多伦多,再转机回美国,准备自我隔离。能感觉到大家都进入比较恐慌的阶段,跟我们读书会的大哥聊了一下,可能我们之后会搞一些online的活动,陪伴大家度过这段日子吧。

  3. 跟国内的好朋友聊了一下,update了一下近况,其实我们前两天还在因为政见不同battle,本来今天到了我回复她的论文式微信的回合,但我感觉自己的心情很不稳定,没办法好好思考,就把温哥华这边的近况跟她说了,后来看到她发“政见不同不重要,只要你和家人都健康平安就行”的这条回复,一下子就很想哭。我一定要survive然后继续跟她battle(雾

  4. 跟在国内自我隔离的蓝哥打电话,他说喉咙痛不能说话,于是就我说话他打字回复,偶尔他“嗯”一声我都会觉得意外得珍贵,哈哈哈。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基本上也是聊疫情的事情,他还把他妈妈的电话给我,希望到时候如果有事可以互相帮助。他有点感冒,希望他下午可以去看看医生,希望他快点好起来。他介绍了组织写海外疫情日记的老师给我,我才开始有了这个主意。

今天BC省没有开

好吧,刚刚打到那里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室友的电话。室友告诉我说,她上周二的时候和一个朋友吃了晚饭,那个朋友周一去了一个牙医诊所,而那个牙医诊所周四的时候确诊了一个新冠病例,是那个诊所的工作人员。室友说,可能你也要隔离一下了。

从接到那个电话开始到现在我都感觉有点不太现实。

虽然最开始听到的时候我衡量了一下风险,也追问了室友一些细节,感觉即便是她朋友被传上的几率都不算高, 但我脑海中仍然有很多问题冒出来,比如,昨天不知情的我还回来爸妈这边住,我会不会已经传染给他们?现在我要怎么办?要开始隔离在这间卧室里了吗?(我爸妈这里比较局促,只有一室一厅,平常我回来的话我跟我妈睡卧室,我爸睡客厅)我要告诉店里吗?我爸妈今天也去上班了,还需要告诉他们店吗?我要取消明天和我在tutor的学生的课吗?

正想着的时候我爸妈回来了,我说别别别别进门,于是就把他们关在卧室门外,自己跟他们解释了大概过程,之后我们隔着门商量了一下怎么办。我先让我妈拿消毒片大概把洗手间和客厅我手比较容易接触到的地方擦了一边,又跟室友确认了一些情况,问了我国内的朋友这种情况怎么办。我也跟店里的manager说了,她说明天他们会开会讨论这个情况看下一步如何,我们书店我觉得迟早会关门的。我和我妈都觉得我爸妈他们也应该给他们工作的地方负责任说一下,我爸觉得没必要,反正就此还隔着门吵了一会儿(捂脸

跟他们吵闹完之后,我再次打电话给蓝哥跟他讲了这个事情,大概有那么一会儿,我自己处于一种觉得一切都很魔幻的状态中,甚至跟蓝哥打电话的时候都忍不住笑出来。也可能是一种情绪上的过激反应?我不知道为什么,竟意外地没有很害怕,还产生了莫名亢奋的感觉。我就要这样开始隔离了吗?

后来我妈不得已要进来拿被子(我让她晚上跟我爸一起睡外面,但其实现在所有采取的措施可能都已经无效了),我就戴上口罩,跟她保持两米距离,躲在我家大床和墙之间的缝隙里。蹲在那里的时候想,这要是日常生活的时候突然看到这副场景,估计真的会觉得很好笑吧?

就这么一边瞎想着,一边瞎跟几个朋友微信聊着,update了一下情况,一晚上就过去了,胃口还不错,睡前又喝了一碗小米绿豆粥。听说加拿大政府明天会有大动作,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