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9日:‘国王的演讲’ [by 事务员Z]

一些新闻:

- 截止今日,瑞典共确诊1418例,今日死亡人数不详;

- 流行病学家 Anders Tegnell 建议70岁以上的老人在家自我隔离4-8周;

- 瑞典政府建议人们取消不必要的国内旅行;

- 瑞典议会将考虑自周六起关闭境内所有学校,包括幼稚园与基础义务教育机构;

-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宣布将在近期向旅瑞留学生群体发放口罩,每人1-2只。

今天早上收到的第一条短信就是来自网上药店,说我之前买的流感类药物已经断货,只能退款。于是为了保险起见,只好再次出门,去线下的药店屯一些备用的药物,毕竟如果有了感冒症状,可能有两个星期都要自己扛着。这样想想我到现在其实也没在隔离状态……

天气大好,果然把大家都炸出来了。我和同学开玩笑说,在被病毒感染和晒太阳之间,瑞典人民选择死亡。路过大学,进去转了一圈,图书馆和咖啡厅都还在营业,不过人少了很多。本来晚上有一个神学讲座,我很感兴趣,但也不想冒险,默默放弃了。到了药店,许多人在买流感类药物。中途有两个保安模样的人进来巡查,大约是巡防有没有人出现了类似感冒的症状还在外面乱跑。五分钟以后他们就走了,非常政治正确的没有特别关注我的存在。

药店的工作人员没有戴口罩,笑容亲切,顺便还帮我注册了会员。似乎除了被抢购一空的厕纸和消毒洗手液,生活一切照常。昨天晚上有位邻居开派对,大麻的味道在空气中肆无忌惮地停留了许久。虚无,享乐,自由。不过,在昨天瑞典国王的电视演讲之后,大部分瑞典人可能终于有点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今天多了许多人在超市里囤货,我家旁边的小超市看来也岌岌可危。幸好我的反射弧还是比大部分瑞典人短了那么一点点……

瑞典语课改为网上教学,我的老师Medina依然兢兢业业的每天布置作业,要求大家晚上九点之前做好发邮件给她。我的朋友们都发来问候,互相打气,安慰对方不要恐慌,也要出门晒太阳。朋友圈里今天刷爆的消息是关于李文亮医生事件的调查。我准备好了酵母,面粉,可可粉,草莓,打算为后天朋友的babyshower烤一些玛芬。我想在这个时候,这种社交活动非常的不必要。所以我也在纠结是否还要去参加。我知道我不是那么在意疫情,是因为我对生活原本就没有什么期望,每天都尝试着与要自我毁灭的想法和谐共处。但我的朋友们是为什么也这样无畏呢?大约是因为年轻吧。

在死亡面前,一板一眼的日常生活与邪恶疯狂的冲动竟然结成了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