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5日:小说被夸了!我要飞上天了我![by 阿麦]

[by 阿麦]

昨晚改完了小说就顺手发给了几个朋友看一下,今天上午就跟看过的人聊了一下,收到了很多反馈,非常感激她们都很认真地给我了反馈,还跟我讨论了很多细节。写作互助组的朋友还夸我写得非常真实,问我怎么能在15000字以下写出一篇跌宕起伏又完整的故事,她甚至觉得我的小说都可以拍电影了我好开心,我要上天了!!!!(虽然我觉得并没有那么好,但请让我沉醉一下)。

后来又接到了店长Tesla的电话,她告诉我我们将继续关店,全员要开始申请EI了……我尝试了一下,EI的网站因为最近太多人在用,已经因为technical difficulties挂掉了……今天联邦政府又有了新动作,开始引入一个新的经济援助计划,叫作Canada Emergency Response Benefit,但不知对我是否有帮助。

开玩笑跟朋友说,现在隔离之后真的过上了以前理想中的生活,上午在家看书,下午写小说,政府还给发钱。顺便我最近还住在爸妈家里,不用做饭,可以说很幸运了。

前两天终于看完了残雪的《黑暗地母的礼物》。。。好吧,刚才我去搜了一下,我应该只是看完了上册,居然还有下册。。。我感到绝望。。。在读这本小说的时候,我一直很想找到一篇比较详细的讲解,但是豆瓣上的书评没有一篇让我满意,又去喜马拉雅上找了个讲书人,结果听到最后发现她自己都没读完就先讲解了一下下,也没有多么具体的分析,很烦恼。

这两天蓝哥开始上班之后,我们每天打电话的时间就变得很少了,只有在他早上上班的路上,因为最近在看《哲学与人生》,聊着聊着就会不知不觉跟他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会互相讨论起来,虽然有很多问题当然是得不到解答的,但我真的非常喜欢我们互动的过程,偷偷地夸夸他!(啊我好想他啊!)前几周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的时候没觉得怎么样,现在每天只有一点点时间可以听到他的声音,真的就会感到非常珍惜了。第一次打破自己的原则,挑战异地,原以为会挺难的,结果赶上疫情爆发,发现自己压根没心思思考那么多感情问题什么的,这是我的things to be worried list 上挺靠下的一个事情。这样反而轻松顺利地过了一个月了。

今晚七点,外面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这才想起来在新闻中看到,是说为了向辛苦工作的前线医护人员表达感激之情,因此大家约好每晚七点站在阳台上鼓掌欢呼或敲打东西,发出许多响声。除此之外那一刻还有另一个感觉,就是你忽然确实地认知到,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人都正和你一起生活在这个楼上,生活在当下这个时刻,we are all in this together, 这样想着,再怎样隔绝都会感到好很多。我就是这样,非常不理智地依赖群体,我以前上飞机前总会瞎想,一上飞机看到那么多人都在上面,就会突然不害怕了,哈!

晚上九点,和读书会的朋友们约好一起在网上hang out,由我们读书会大哥开启了一个online教学工作,和大家分享各自的职业或专业,进行简单的科普,其实也就是找个借口聊天,原定讲半个小时的,一下子讲了快两个小时,很开心。我就在想,等到疫情过去,再见到读书会的朋友们时,我一定会哭出来的!!明天我要去给大家讲出版了,激动!!(虽然感觉自己也是小白)。

总之今天的内心又泛起了很多爱。好爱自己,好爱蓝哥,好爱爸妈,好爱读书会的朋友们,好爱豆瓣友邻们,好爱敲锣打鼓的邻居,好爱全世界。疫情快过去吧,我真的很想拥抱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