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7日:买菜有点难 [by 苏诺]

买菜这件事打乱了我一整天的计划。

事情是从上周三的晚上开始发生变化的。那天晚上的三件大事让全美国人彻彻底底地开始认真严肃地对待新冠病毒:一、Trump白宫电视讲话表示停飞欧洲航班,二、NBA表示暂停本季全部剩余比赛,三、名演员Tom Hanks发推说自己中招。从第二天起,各地民众开始疯狂采购囤货,从之前的消毒湿巾瓶装水卫生纸扩大到食物以及其他一切大家主观认为应该囤够的物品。很迅速地,朋友圈里是美国各地同学朋友发出来的一天比一天更空的货架。

因为自疫情初期我就密切关注各方动向,并且从1月21日美国出现第一例阳性病例开始便陆续购进了各种物资,我没有参与过去这个周末的大规模抢购囤货行动。而从三月初开始我吃的菜也都是从Amazon Fresh上订购的。所以看到大家抢货我可以说是葛优一摊非常从容。不过由于对象也在,还有室友,家里的冰箱三个人用,再怎么装也只能装下那么多。我和对象看了看存货,好像蔬菜有点少,决定继续上网下单。可这一次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上周六晚我们准备订个Amazon Fresh,打开的时候送菜时间显示周一还有slots,等我们不慌不忙地选完东西以后,发现所有空的slots全部被占满。对象说,那就去别的网站订。也好,于是我们去沃尔玛的网站又看了看,好像货还不少。把要的东西又加了一遍购物车,下单,周二早上送到。我们就这样天真美满地过了两天。

到了今天(周二)早上,天没亮就看到对象在电脑前打字。我还没睡醒,迷迷糊糊问他干嘛呢。他说:“Walmart把我们的单取消了,啥都没说。“ 一瞬间我睡意全无。人还躺在床上,心里一下就紧张了。今天确实要把青菜吃完了,而青菜是我俩的日常标配,没到万一的时候是绝对不能没有的。脑袋蒙蒙的,想的都是“那必须要去超市了今天,应该先从哪个超市试起,要是没货再去哪个超市“等等。整理了一下思路,跟对象说:“没事别买了。我们早上去一趟超市吧。“ 如果家附近的美国超市没有菜,我准备先把对象送回家(他还要上班),然后自己再去更远的亚洲超市看看。就这样,原本计划好的今天早上吃完饭就开始写dissertation的计划全泡汤了。

幸运的是,我们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要跑许多个超市才能找到菜。我们在第一站,一个离家最近的比普通平价超市稍贵一些的超市,就差不多买全了想要的所有东西。蔬菜水果都有,土豆红薯也都有。消毒用品当然是全没了,不过我也不缺。遗憾的是,肉架也基本空了,只剩下美国人不喜欢吃的排骨和带骨steak,还有一些非常贵的牛肉。鸡肉、鸡翅、鸡腿是全没了。冷冻鱼肉、虾、新鲜的鱼肉,也全没了。也许是因为我们去太早还没上架吗?也不像。快要9点到超市的时候,停车场已经停了大约三分之二的车了,显然是比平时工作日人多一些。也许是过去这个周末大家抢得太汹涌了吧。

前两天在纽约时报上看了一篇文章,大意是美国的食品实际上并未短缺,超市里空空的货架只是暂时的情况,毕竟供应商无法预测大家这个时候会突然开始抢购食品。虽然从超市的情况看起来似乎什么吃的都买不到了,可与此同时,由于大家都不去餐馆吃饭了,原来供应给餐馆的食物也就剩余了起来——食物只是需要从餐馆到商超去而已。另外,供应商们也在紧急商量对策,如何保证食物更快地运送到商超,让美国老百姓都能顺利买到自己想要的菜、吃上饭。

道理我都懂。但面对电脑屏幕要计算Amazon fresh究竟什么时候可能有送货时间,还要担心自己的单被取消而不得不冒着风险出门的时候,心里还是不爽。究竟这一切是因何而起呢?这两个月来我一遍又一遍问自己这个问题。今早我们满载而归后,当然又是洗手洗脸、用酒精把手机钥匙门把手全部擦一遍、烧水把口罩烫了再扔掉、洗衣服、最后再洗一遍手。出门时紧张的心情,回家后繁琐的消毒、整理过程,本来可以用于工作学习的大好时光,变成了忧虑于食物而过去的一个上午,它为什么会不按安排走?而类似这样的提问,我还要问多少遍,持续多长时间?

结束了今天的混乱(下午抓紧时间草草给毕业论文列了一个提纲),我在另外一个平台上写道:

“我觉得自己最近得了见证历史疲惫症,fatigue of witnessing history happening。我累了,不想再见证历史了。我只想安安静静地过一个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年。“

就是那种,瓜已经吃不下了开始拉肚子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