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1日:“拧紧螺丝钉” [By 林之]

美东时间3月21日晚上

美国26663确诊,337人死亡。新泽西确诊1372例,死亡16例。

美国一天增量7000,确诊人数到了26000+,已经跻身世界前三了。

这两万多确诊病例中,有将近一半都是在纽约州;纽约州这12000个确诊,又有2/3在纽约市。纽约这边的压力可想而知。昨天纽约发布了极为严厉的管制措施,几乎就是除了生活必需的活动,要求人们100%居家,能下这样的命令,也能看出纽约现在的情况严峻到何等程度了。当然了,纽约这么猛烈的涨幅是建立在检测能力不断提升的前提下的。现在能检测出这么多的患者,是大规模排查的结果,这也不能说是一件坏事。毕竟,要“应检尽检”,才能有后续的“应收尽收,应治尽治”。

相比于纽约的检测力度,新泽西这边的情况就非常不乐观了。新泽西现在确诊1300,全美第四,马上就要追上疫情严重的加州和华盛顿州了,可是新泽西的检测能力极弱。

昨天,新泽西在Bergen地区开通了第一个“drive through”的监测站。这个监测站除了可以让人坐在私家车里接受检查,也是新泽西第一个不需要医嘱、能自行来检测的站点。其检测标准是:1、新泽西居民;2、有发烧症状。

新泽西的这个监测站开张第一天就爆满,说是私家车队排了5公里长,来等待检测。到了中午,站点里的检测试剂告罄,只能请排队的人都回家,明天再来。今天是监测站开放的第二天,说是有人凌晨两点半就驱车来排队,监测站八点开门,上午十点试剂告罄,又把剩下的人赶回了家。

说实话,自从美国闹疫情开始,虽然政府屡次说这边核酸检测试剂不够,我也知道很多人得不到检测、得不到治疗,但我从来没有如此直观的认识到这个问题。看新闻说,有人开车凌晨两点多就来排队,直等到早晨八点检测站开门。要知道,车里坐的可是一个发着烧的患者,新泽西之前的检测是困难到了什么程度,才让人情愿受着这样的痛苦来排五个多小时的队啊。

顺便,这个监测站一周有2500个检测试剂,所以一天只能测300多人。美国闹疫情已经闹了半个多月了,新泽西说要提高检测能力也有十天了,这就是最后拿出来的成果么?……我真是无话可说。

按照美国五州“东北互保”的做法,昨天纽约的社会管控措施,今天在新泽西也开始实行,州长所谓“拧紧螺丝钉”。居民们被命令(order)呆在家里,禁止一切聚会,所有非必要工种一律停工,非生活必要商店一律关门——最有意思的是,生活必要商店竟然包括酒类专卖店,也就是说卖酒的地方不用关门,酒精是美国人的生活必需品么?!

事到如今,新泽西也顾不得地方自治了,上面这个行政令对州内的所有的县市镇有效,所有地方政府都必须遵守执行,不能擅自增删内容。受新泽西这个行政令的影响,普林斯顿大学今天也给还住在学校的研究生们发了一封邮件,进一步收紧约束他们的行为。

这封邮件内容大概有:鼓励所有能搬出的研究生离开校园;现在住在校内的人室内聚会一概禁止,室外则要注意社交距离;原则上不允许在校内公寓中留宿外来访客,必须留宿的话要和学校申请。科研方面,暂停一切非必要的研究工作;一定还要运转的实验室,由负责人向学校提出申请,并且制定减少科研人员的方案。

总而言之一句话,校内人员能走的走,不能走的老实在家呆着,学校实在受不住再出现聚集性感染了。

今天听说了一位朋友的遭遇:夫妻两个,丈夫在波士顿做研究员,妻子在普林斯顿读书,分居两地的时候赶上了这场疫情。其实波士顿到普林距离并不远,开车四个多小时的路程,可是现在一切公共交通工具都不再安全,丈夫的房东又表示“你去普林来回折腾太危险,如果你一定要去,回来就不要住在这里了”,以至于两个人至今还只能两地遥望,在越演愈烈的疫情中各自焦心。

现在身处美国的人,就像置身于一场风暴之中。有人被风暴一卷而走,另一些人虽然有暂时的容身之所,但只能一边卑微地侥幸着自己的一时安全,一边听着外面越来越暴烈的风雨声,暗暗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