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7日:instagram上的芭蕾舞课 [by gawiel]

上周三,我学校发了邮件说下周一开始转网课,但学校其他运营照旧,学生可自行选择是否离校。周五下午又发了一封邮件,说因为宾州州长刚刚宣布停课(尤其我校在宾州确诊最多的郡),改变方案,要求学生周日搬空。虽说不少学生本来已经打算搬走,但只给两天时间搬空还是太紧张。因为国际生一时间走不了,可以联系学校寻求解决办法。最近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在很多很多大学,五天内要学生搬空,或者正在春假的学校就不让学生回来。周三看到说学生自行选择,还觉得我校做得不错,周五看到两天就要搬空,很为学生担心。但也不知道除了推迟下周的课业,还能为学生做什么。

从上周到这周,我的日常生活每小时都有新的变化。上周三学校说停课的时候还想:以后天天都要去咖啡馆了,没过多久(这周一)所有咖啡馆也关门了;本来担心跳舞的studio算不算密闭空间,很快(上周四)也就收到了studio关门的通知。

我从零开始业余上芭蕾舞课已经有三四年,固定跟一个老师,从一开始每周一两节课到现在每周三四节课(因为办了月卡),从一个studio换到另一个studio。学跳舞之前总觉得跳舞只能是业余爱好吧,能算是靠得住的工作吗?后来自己上课了之后慢慢了解,才知道其实芭蕾舞老师和我们adjunct faculty很像,也是四处上课,每个地方都是签定期合约,不过她们的工资更加不稳定,所以我的芭蕾舞老师Amy在两个studio和一个大学教课之外,还要教一些一对一的私教课。 我从第一天走进芭蕾舞课开始就是Amy的课,Amy精力旺盛、热情友好,在instagram上会天天发自拍(带滤镜)、自己的猫、喝的拿铁、和男友的旅行、在市区里散步看到的花和树叶。每次上课看到精神饱满的Amy,我自己也能打一点鸡血,所以我常说芭蕾舞课是我每周的gym,也是我每周的therapy。

于是现在芭蕾舞课停了。不仅我失去了我的gym和therapy,Amy也失去了稳定的收入,每周上课见面这二十来个人,也只能在ins上互相点赞来替代平时的招呼和问候。social distancing的措施每小时都在增加,体育比赛和音乐演出取消,电影院关门。 除了这些文化艺术活动,周一,费城市政府宣布所有餐馆酒吧咖啡馆只能做外带。我所生活的地方,西费城,在美国可能比较异类。因为是大学附近的百年老社区,人口密度较高,每个 block都有商户,并且我们这附近连锁店都集中在宾大附近,从宾大往西和往南走,就只有美国所谓local small business。这一片最受欢迎的咖啡馆、餐馆、酒吧,没有全国大品牌,都是本地小店,老板都是店里出出进进,熟客都认识。最近还新开了一家咖啡馆,是费城第一家queer trans POC owned cafe,刚开没两天就遇到这样的情况。 我很担心他们。我不希望Amy为收入发愁,不希望取消演出的艺术家们因短期的失业而受到巨大的打击,也不希望我常去的小店生意惨淡。朋友说她关注的一些纽约的DJ正在fb上筹款,一些欧洲的音乐家就来嘲笑他们伸手讨钱,纽约的DJ则反驳说,美国的艺术家是没有safety net的,你们欧洲人不会懂这些。

我担心了几天之后,Amy群发邮件说请大家来参加instagram上的线上舞蹈课。venmo打钱给她,5块钱一次,她用instagram的live功能直播。 在家宅了几天,觉得背已经驼了20%的我立即打钱。到约定的时间,准备好站在厨房。Amy开了直播,她也站在厨房(因为美国出租公寓很多都是地毯,只有厨房是光滑地面)。虽然只能看到她,她不能看到我,因此不能纠正我的动作,但毕竟总比没有好啊!Amy仍然是精力充沛,自己给自己讲笑话自己笑,结束的时候对镜头飞吻。根据instagram的统计,一共有30个人看了这个直播,我认识其中大部分人,虽然看不见他们,但知道我们现在都在厨房光滑的地板上练习,意外地让我心情好了许多。 我知道自己可以在youtube上找到各个芭蕾舞团放上网的课程(长途旅行不在费城的时候,我也会跟着那些视频来练习),但在现在这种时候,我发现,自己想要的不仅仅是练习那些动作,而是,再虚拟也要找到一点“和人一起”的感觉。

刚才,本地的facebook小组上,有人发帖说:我们来收集现在还开着的店家的外带服务和电话号码吧。我打电话给我家隔壁的pizza炸鸡啤酒小店,老板说修改了营业时间,但菜单照旧。我发去了回帖。回帖里还有当地小店的雇员推荐自己的店,说“我的老板保证给我们paid sick leave,所以我推荐一下吧”(paid sick leave在美国餐馆业不能保障,而餐馆业的员工很多一没有最低工资要依赖小费,二不是全职工作而是干半天,所以这次受冲击会很大)。

从窗户望出去,街上稀稀疏疏的人还在遛狗,跑步。今天是一个酒吧全部关掉的St. Patrick's Day,酒保和侍者们也许失去了全年最大的一次tip。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也想要“和人在一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