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8日:‘Everything dies under their hands and they don’t know why’ [By 事务员Z]

瑞典 隆德

一些新闻:

- 截至今日瑞典确诊1279例,10例死亡,多地出现社区传播;

- 过去的24小时里,意大利新增475例死亡,是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最高数字;

- 丹麦与希腊即日起禁止十人以上的集会与活动;

- 欧洲歌曲大赛取消;

- 诈骗犯假扮传染病医生,骗取了一位75岁老人140,000瑞典克朗的积蓄;

- 民调显示,75%的瑞典民众对目前的医疗保健体系抱有信心;

- 药店开始限购,每人每次只能购买不多于三盒的流感类药物,例如Alvedon和 Panodil(国内俗称‘扑热息痛’);

- 阿富汗拒绝接收被瑞典移民局遣返或拒签的本国公民,据称是出于控制新冠疫情的考量;

- 瑞典军方决定在乌普萨拉的空军基地搭建野战医院,帮助斯德哥尔摩地区缓解医疗压力。

今天收到不算太好的消息,由于疫情的影响,我的清洁工作时间大幅度减少了。上周工作了8个小时,这周只有两小时左右。我大概第一次体会到对于工作这件事又爱又恨的心情。不过有好有坏,好的是不用再出门,以免国内的家人和朋友为我担惊受怕。再者已经屯够了食物和生活用品,就安安心心在家里写论文。

想到可能是最近最后一次出门,从公司回家的路上就推着单车慢慢走。如果说现代主义留下了什么为数不多我喜欢的遗产,散步大概是第一名。这条路线上周已经骑过四五次,今天却好像到了什么新世界,一路走走拍拍。春天的新绿,比樱花更可爱的李子花,互相咆哮的宠物犬,在树干下面撒了一地的蓝色野花……路上的行人依然比我想象中多。一些老夫妇手牵手散步,遛狗。有时候年轻的行人会特意和同行的老年人拉开一米距离,想来是为了保护对方吧。一位看上去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在经过我时向我发射灿烂的笑容。其实因为之前关于种族歧视的报道,大多都是瑞典的高中生在公共场合攻击亚裔,所以我每次看到青少年都会很紧张,摆出扑克脸。今天感觉被融化了,顺便暗暗反省自己居然也这么容易就陷入偏见的陷阱。

今天的新闻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重,不知道周末之后会发生什么。中国驻丹麦和瑞典的使馆提醒中国公民如果发热不要登机,如果隐瞒发热登机,会有法律风险。虽然不是不理解,但还是觉得有一丢丢不快。同学说,她妈妈的朋友住在浙江,楼上刚从香港回来一位邻居,在家里自我隔离。这位邻居有时会去阳台走走,结果被举报,因为住在楼下的人害怕他在阳台上会通过气溶胶散播病毒。

我们真的是回到了中世纪吧。说来也有些好笑,人类自以为现代文明和科技已经很发达,一个传染性强的病毒来袭,却发现最有效的办法还是中世纪那一套。今天瑞典政府部门的新闻发布会上,有一位部长说,我们不是说必须要维持一个正常运转的社会,但如果还有一点机会,我们会尽最大努力这么做。我想这是一场对历史的豪赌,不知我是否能看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