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12日:复活节的一顿叉烧 [by M]

晴好了两天之后今天费城又转阴了,不过温度倒是较前两天有所上升,于是还是可以继续给室内开窗通风。昨天跟着舍友又出去买了一趟菜,发现路边开着的花已然从早春品种换成了快暮春的花儿的主场了——紫荆和重瓣樱花,颜色愈发艳丽隆重了。不知不觉已居家快一月,春天也不知不觉在这之间嗖地溜走了。

试着不关注实时消息几天了,焦虑确实有所减少;但同时带来的还有对数字上升的疏离感。既然这都是预料之中的,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受到的影响也完全不能控制,还不如努力先把眼下的每一天好吃好喝过去。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从一开始的伤心崩溃到愤怒拒绝接受到冷漠地默默接受,怎么感觉跟面对被迫分离之后的一系列情绪反应似的。不过一部分放松确实也是出门看到越来越多人戴口罩了,大量伤亡数字背后是那么多人真实受到的创伤,从而人们不得不认真把这病毒当回事做好日常防护。但同时也有一丝内疚,因为这两天已经听到自己身边有朋友认识的人感染甚至家人死于新冠了,而自己除了听到消息时难过一下,便无法有更多的后续了。还有国内这两天陆续发生的关于幼女性侵案还有方方日记等事情,感觉自己没有完全的精力去跟进,甚至连完全的愤怒都没有力气更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那么多的事情,那么多苦难,自己可能已经处在了非常优势的地位上,但依然不知道该到底如何去摆正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我能做些什么呢,作为一名文科生,甚至连篇像样的论述文都写不出来。

大概是这周末是复活节的关系,昨天去超市几乎所有烘焙需要用到的乳制品包括黄油奶油还有鸡蛋等都被抢购一空,最夸张的是连洗洁精都各种卖空,连网上都快买不到了。而这两天在自己关注的SNS账号上也越来越看到美国人说到自己在stress baking。以前只知道有stress eating,没想到还有stress baking一说。不过确实,烘焙比起单纯的做家常菜更需要集中精力控制变量,在厨房花的时间也许也更多一些,无疑是转移注意力减缓压力的一种好方式。虽然自己做烘焙日常翻车,但还是在坚持不懈做一些人家号称很简单的烘焙方子,当然更多的还是在一日三餐上想着法子给自己变出花样吃。舍友则是在去了一趟中超集齐了一堆材料之后开始回来做叉烧来庆祝复活节,而我也游行被邀请一起吃了一顿。虽然自己一直还挺讨厌各种被人为标记出的节日与仪式的,尤其是今天还看到费城还有一所教堂强行举行复活节仪式因为“宗教仪式比病毒更重要”简直有点生气,但可能在一望无际的被困于家中且毫无变化的岁月中,有那么一两个被高亮的、有所改变的日子会给人不少期盼和乐趣吧。舍友作为一名广东人,说也是第一次尝试自己做叉烧,不过这次猪肉买的有点太瘦了导致最后成品有点干,但我觉得至少味道还是很对的。她还用蜂蜜柚子酱代替了梅子酱做蘸料,尽管没有那么酸但吃着也很新鲜。舍友笑着说,这也是她好久以来终于没有看着视频好好吃的一顿饭了。

所以大概食物的魔力就在这里,能切实把我与当下的瞬间固定在一起,还有一起吃饭的人,还有伴随着的所有情绪与记忆。未来是不确定的,所吃的却都还是真实的。利用食物来逃脱焦虑与现实的洪流,虽然依然很privileged,但也是我所能做的为数不多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