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3日:祭奠 [By 林之]

美东时间4月3日晚上

美国277999确诊,7164人死亡。新泽西确诊29895人,死亡646人。

美国日增3万,新泽西日增4000。而且这几天美国的死亡率一直在缓慢上爬,每天增加0.1%。这个数字看上去不多,挡不住积少成多。上周末全美的死亡率还1.8%呢,现在就2.6%了,而且看这样子会继续增长上去。

今天新泽西政府难得公布了一组数据,能让我们对新泽西的疫情有个比较直观的把握。现在新泽西确诊人数29895,死亡人数646,治愈人数未知,住院人数3016人,占总确诊数的10%。在这3016个病人当中,有1277人需要呼吸机,比例是41%。现在新泽西的呼吸机已被使用1500个,还有800个可以调用。

我们反向推算,用最乐观的数据来。在新泽西,10%的新冠患者需要住院,其中41%需要呼吸机,那么现存的800呼吸机能支持多少新冠患者呢?这个数学题的结果是19500。也就是说,新泽西再多19500个确诊病例,现存的呼吸机就肯定不够了。而按照现在的增长速度,19500个确诊,也就是新泽西5天之内的涨幅。

所以,按照最乐观的推算,新泽西撑不了一周了,一周之后如果没有增援,此地必然发生医疗挤兑。这里还有很多不利因素没有考虑进去。

比如,新泽西政府能否保证呼吸机的调度流畅。——非常难,既然政府连治愈人数都统计不上来,我想不出来它能及时的调度呼吸机。

比如,新增重症占比会不会越来越高。现在10%的患者需要住院,一周后可能15%的患者需要住院了。——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比例20%,新泽西的很多患者可能只是还没有发展成重症。

如果要这么算的话,张文宏医生的推算是对的。他在3月29日(一周前)的时候曾经说,如果美国能在两周内控制住疫情,那就算不错;如果四周内才控制住,那么医疗资源就吃紧了。我对于呼吸机的小小计算和张医生得出了相近的结论。新泽西要是未来一周还控制不住疫情,恐怕会跌出悬崖。

这还只是基于呼吸机一个数据进行的推算。至于新泽西病床够不够,ICU够不够,医护人员够不够,甚至防护物资够不够,这中间的缺口有多大,州政府不说,我们也不知道。联邦储备已经见底,呼吸机什么的是别想了,现在唯一有点希望的是下周开始逐渐投入使用的野战医院1000个床位,或许能帮上点儿忙。

还有一个事情必须记在这里,现在新泽西每天的检测量在缓慢爬升,现在一天大概能做7000次检测,检出率居高不下,一直在50%左右,这意味着新泽西的检测一直不足。而且,新泽西的核酸检测已经拖延堆积出了历史新高。

现在全新泽西有42个检测点:有公立的,有私家的;有州运行的,有县运行的;有的是只要有症状,到那里就可以检测;有的需要医生证明;有的需要预约……林林总总,什么规定都有。检测点负责采样,实验室负责检验。然而现在实验室人手不足,当天的采样根本处理不完,就这样一天天的拖延下来。新泽西的卫生官员称,现在实验室已经堆积了10-14天的量。也就是说,今天去检测的人,得将近两周后才能拿到结果。

这简直荒谬得不能再荒谬了。新冠病人去检测,两周后才出结果。那这结果有什么意义呢?两周之后,要不然病人已经在家自愈了,要不然早就转重症,住进医院甚至停尸间了。之前说雅培公司开发出迅速检验的产品,新泽西的罗格斯大学好像也开发出来了一种,但愿这新检测仪器赶紧投入使用吧。要不然过两天新泽西政府就该破罐破摔,干脆不要检测了。

今天是美东时间4月3日,也是国内的4月4日。国内公祭的上午十点,是我这边的晚上十点。我去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夜色自然是黑的,周围昏黢黢也无声响。想来此时我的祖国,应当是车笛尖鸣的。这尖鸣是哀也是怒,之前瞒报不透明的、无能不作为的、该追责的、该反思的、该改变的,但愿一个都不要放过。

然而,多亏了我国的政府、专家、医护、人民的努力,在今日的降旗、哀思、车鸣中,中国的疫情算是告一段落了。逝者长已矣,生者总归能慢慢回归到生活中去了。今天国祭之后,我自家也依着清明的例,拜祭了家里去世的老人。因为今年清明不能去墓园,所以就在家庭群里视频,看着父母在家里上了柱香。

打从一个多月前,我就很喜欢看国内恢复起来的新闻。南京梅花山的梅花、鸡鸣寺的樱花都有游人去观赏,不至于寂寞开放;冬天里造访过的天津博物馆、山西博物院也重新开放了;前两天看,连武汉的街头都有人买吃食了……真的,新冠下的社会新闻太肃杀了,不看点儿有希望的消息是真熬不下来。然而,今天我的欢快简直升级:明明是周六,我的表姐表弟却双双加班,在单位摸着鱼跟我们视频,我忽然真切的感受到,中国社会真的重新活过来了。

而我现在在的新泽西,依旧陷在黑暗中,看不到尽头。今天中国政府要降半旗表示哀悼,正巧新泽西政府也出了政策,说是从今天起要无限期降半旗。其实这挺有社会关怀的,然而再看看新泽西现在这糟烂至极的疫情状况,我实在受不住这份社会关怀。唉,人还没死完就出殡,“满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还能哭死董卓否?”【我知道这是偏激不理性欠客观,我如今大概是有点儿心态失衡,就想把新泽西政府找茬骂一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