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0日:Withdraw Opinion 与 PMS [by 清秋]

「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除了写作,难道我还有别的事可做吗?」

失眠症渐渐地又开始耀武扬威了,

(写下这行字,我下意识地站起了身,开始寻找房间里别的什么可以让我做的家务。这个话题令我潜意识的不适,在我意识到之前就引导我去逃避它。我发觉到了这件事,所以我又坐了下来,继续写。)

很多身边的人在逐渐回国,也有一些人选择留下。在嘈杂的信息和繁多的信源中,许多人选择自己想相信的那一方。我放弃哲学系之前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就是在不具有足够信息时,承认自己的无力、并且选择「保留意见」(withdraw opinion)。

对事事都保留意见,从另一方面说,就从「保持明智」滑落到「明哲保身」了,而我也很难以否认自己性格中的这一面。

本地二手群的微信消息还在继续飞快地滚动着。疫情尚未这么严重时,我收到了二手的Dior眼影(98新,10刀),如今人人都在卖东西。床垫,酱油,台灯。毕业季和学期末的抛售一般是收购家具最划算的时候,没想到今年的甩卖季来得这么早。

第一次严格遵循食谱烘培,但是开封香草精的时候手抖可能溢出了一些进mixing bowl,结果是我的巧克力麦芬们尝起来像有半打香草小人在里面手拉着手跳踢踏舞。尝起来还不算彻底的灾难。上次才是——我用100%可可含量的纯黑巧克力做了豆腐布朗尼,一个晶体的糖都没加。它尝起来像最可怕的中药,即使浇上了蜂蜜,味道也只是从「没有蜜饯的中药」过渡到了「喝完可以含一颗糖的中药」,一样能在口腔中激发可怕的感受。

我收到了之前取消的面试消息:学校问我能不能在下周一电面。我说好。但我的公寓网络烂到惊天动地(证据:马里奥赛车8每局掉线一次,分手厨房每三局掉线一次,我和我的心理学家见面的时候从没有完整、不卡顿、不突然消音地完成过视频会面……)。我想我必须额外购买流量套餐……

(以及我真的必须要写面试稿了。)

我在尝试许诺:我今天一定会早上起来,加入朋友们的电子自习室。我确实起的比平常早一些,10点我莫名惊醒了:猫大大咧咧地躺在我腿间,舒展开身体,靠在我的右腿上。我的大腿韧带显然在梦里得到了来自猫的一点拉伸,随之而来的一点麻木也就不值一提了。心情无来由的低落,然后我看完了福尔摩斯全集——Kindle Unlimited版本,我想是果麦出品的,译者唯一的问题是太爱用过于现代的词汇,比如让福尔摩斯说出「拖延症」和「宅」。最后我(自认为)发现了低落情绪的来源:经前综合征。这意味着我有衣服要洗,有布洛芬要吃,为了我的胃着想我最好再给它里面塞点东西(空腹吃布洛芬易造成胃痛),于是我在三点钟的时候爬起来给自己煮了点饺子,吃上了今天的第一餐。

电子自习室……至少到现在为止……

你做什么要谈PMS?我心里的声音质问:没有人想在疫情日记看这个,也没有人关心你的周期问题。我考虑了一下,不得不回复自己:

  1. 我本来打下了“PMS",而后改成经前综合征。我们不是要正视月经吗?就不要逃避它,堂堂正正地叫它的本名,它易于被人理解的名字,能够祛除恐惧的名字就好了,就像叫伏地魔一样。如果任何一位潜在的读者感到不适,那么我是故意的。(我至少没有开始谈卫生棉条。)

  2. 全球疫情,全球心理创伤。觉察情绪是帮助人们自我调整的有效步骤,人需要先发现自己在痛(很多时候他们直接跳过了「我很难过/我受伤了」的部分,直接开始大发脾气),然后在帮助自己。我起码找到了我不开心的原因。这个理由有点不相关,太生搬硬套了。

写到这里,猫庄严地坐上了键盘。她宣布我该陪她玩了。那么我也写到这里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