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3日:一个小小的research project [by 阿麦]

[by 阿麦]

朋友今天在我们的疫情讨论群里分享了纽约时报最新的评论文章《面对疫情,专制比民主更有优势?》,她对民主国家很失望,当国家在危机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还把原因归咎于政治体制的差异,而没有认真反思他们现如今造成危机所涉及的根本原因,她认为西方媒体总是带着偏见看中国,但只要是民主的,就不认为是错的。

当时群里就讨论了起来,大家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但我却一直没说话,之所以沉默,是因为这也是我最近在思考的问题之一,因此我想自己做一个research,来初步判断西方舆论究竟是否在反思民主制度在此次应对危机中的缺陷。

我想先就事论事,从这一次的纽约时报入手。首先,纽约时报本身是个有偏见的平台,在media bias rating上他们的新闻属于中间偏左,他们的时评文章(Opinion)属于左。在中国问题上,他们一直以来就经常发表抨击中国政权的文章。我特意找到了Quora上的有人讨论为什么纽约时报会如此讨厌中国的问答:

Why does the New York Times hate China?

虽然如此,纽约时报偶尔也会发表肯定中国政府的文章,比如最近比较热门的是这篇,也曾被中文媒体引用:

China Bought the West Time. The West Squandered It.

我的朋友认为西方媒体没有在反思造成危机的根本原因。这里我先把“西方”浓缩到美国,以美国为例,我尝试搜索了一下主流媒体中美国政府的批判,文章有很多,这里选取几篇来自较为中立(和稍微有些偏左)的媒体的文章:

BBC

Coronavirus: Things the US has got wrong - and got right

Coronavirus: What this crisis reveals about US - and its president

The Washington Post

11 to 100,000: What went wrong with coronavirus testing in the U.S.

The Atlantic

It Wasn’t Just Trump Who Got It Wrong

这些文章只是少数几个例子,如果在google里搜索“what did US do wrong during the coronavirus crisis?” ,可以搜到非常多来自主流媒体的批判的文章。

以上这些文章,主要是针对政府的批评,虽然说可以反应出民主制度下美国政府的弊端,但并没有直接探讨民主制度在疫情中暴露的缺陷,于是我试着放大搜索,以”coronavirus democracy”或“covid 19 democracy” 这样的关键词搜索,想要找到相关内容。搜索结果也不少,我选取以下几篇作为例子:

The Macleans

Can democracy survive the coronavirus

The Guardian

Coronavirus has not suspended politics – it has revealed the nature of power

Politico

Democracy in critical care as coronavirus disrupts governments

我粗略地读了一下,很多文章的意思主要是担心此次疫情对民主制度的冲击,比如竞选是否会受到影响?是否有政党或个人会趁着national emergency的情况下独揽政权破坏民主?疫情过后,民主制度下的状态是否可以回到从前?其中有一些观点一定程度上也反思了民主的弊端,但基本上一个共识是,大家仍然对民主制度是认可的,仍然希望疫情过后,民主制度可以继续下去并改进。

我后来又找到一份不是来自媒体的报道,而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在3月12日对国民的抗疫演讲。演讲最后,他呼吁大家对民主制度开始进行反思和改革,原文摘录如下:

“My dear compatriots, tomorrow we will have to learn the lessons of the moment we are going through, to question the development model to which our world has been committed for decades and which reveals its flaws in broad daylight, to question the weaknesses of our democracies. What this pandemic is already revealing is that free health care, regardless of income, background or profession, and our welfare state are not costs or burdens but precious goods, indispensable assets when fate strikes. What this pandemic reveals is that there are goods and services that must be placed outside the laws of the market. Delegating our food, our protection, our ability to look after our living environment to others is madness. We must regain control of it, build even more than we already do a France, a sovereign Europe, a France and a Europe that firmly hold their destiny in their hands. The coming weeks and months will require decisions to break with this. I will take them.”

总统的演讲当然并未具体到改革措施,但至少可看出他的一些反省,真诚地希望这不只是说说而已。

我的结论是:第一,西方媒体常常有各自不同的立场,所以在接收信息时首先应该明确其立场,不必以偏概全,如果想要深入了解一个事件,则需要从不同立场的媒体获取信息,这必然会更加花时间和精力。第二,在疫情发展到目前的这个阶段时,时评文章主要集中在对政府甚至是某个国家领导人的批判,这一定程度上可以反应体制的问题,但对民主制度在疫情中的表现更深度和全面的反思的文章还比较少。

当然,这个结论只是由有限时间内的搜索得出来的,可能有很多文章我还没看到。另外,必须要承认我本人的偏见,我是一个pro democracy的人,这一点也许不自觉中影响了我的研究方法。

最后,说点自己的心得。这次尝试就一个不是学业上的问题进行research,也再次切实体会到如今网络上的信息量爆炸,只是研究疫情中的一个方面的问题就要花上一下午搜索资料,以上复制粘贴的文章,我也没时间细读和品评,更别说那海量的没有被我点开的文章。在这种信息量的对比下,我感觉自己是如此无知,究竟还有没有资格评判任何事情呢?我越发地迷茫了。

我本人并不是专业政治学人士,关于民主制度,从去年香港游行之后,我就开始一直很想要深入好好地研究一下,因为我发现在网络上讨论民主的时候,似乎连定义都不能统一,也很少有人耐心详细梳理民主的发展史等等。如果有人有任何关于民主体制的书籍,请推荐给我,谢谢!

如果对这个research project有任何疑问或建议,也请跟我提出来,我非常希望有更多理智的声音和我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