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7日:“那又怎么样呢!” [By 林之]

美东时间4月7日晚上

美国401535确诊,12931人死亡。新泽西确诊44416例,死亡1232人。

美国今天确诊数3万,死亡将近2千人。确诊数已经有挺长时间稳定在3万了,而检出率一直没有明显下降,有可能是达到了检测数量瓶颈。

今天死亡人数2000,是美国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的最高值。今天纽约的死亡数(731)、新泽西的死亡数(230),都是创了新高。前两天纽约、新泽西死亡人数下降,所以有一些乐观的声音,现在看来都是想多了,纽约和新泽西的疫情都还没有到高峰,转折点依旧遥遥无期。

不过,基于住院数、重症数一系列数据,纽约新泽西政府都觉得疫情曲线确实逐渐被拉平,至少即将到来的疫情高峰不至于冲垮医疗系统。纽约那边我不清楚,新泽西的数据收集公布都很不完全,难得今天州政府又公布了一波数据,所以记下来,和上次4月3日公布的数据对在一起看看。

确诊:29895——44416

死亡:646——1232

住院人数:3016——7017

使用呼吸机人数:1277——1540

两组相差四天的数据对在一起看,还是有一些值得玩味的地方。四天之内,确诊人数涨了30%,死亡数几乎翻倍,住院数跟着翻倍,然而需要呼吸机的人数竟然只是小涨。我不太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往好里猜测,可能是现在入院的患者病情普遍较轻,不用一定要上呼吸机了;往坏里猜测,呼吸机或医护人手相对紧缺,虽然收治了大量患者,但这些人实际不能得到充裕的治疗。完全是个人猜测,姑且记下来放在这里。

其实我今天对新泽西疫情没太关心,主要是因为今天出了一件大事,让我郁闷了一天:

新泽西从今日起关闭所有州公园和县公园!!

自从闹起疫情,停工停课要求宅家,但是州政府从来没有禁止人们远足散步,反而觉得出门散心有利于大家身心健康。这两天大概是因为天气转暖,州政府实在是觉得这样天气全州的人都要跑到户外去玩儿。州公园虽然地域广阔,也禁不住这么多人蜂拥而入,到时候再说保持社交距离,只能是一句空话了。为了避免再出现人群聚集性传染,干脆,把所有州公园和县公园都关了吧。

可是,真的好郁闷啊!过去一个月,我就是靠着南新泽西松林泥炭地活着的呀!不管看到了什么糟心的消息,也不管心里有什么别扭事,跑到荒无人烟的松林泥炭地里跋涉十公里,看到满眼的青松翠柏、碧水蓝天,也就全好了。这回州公园一关,松林泥炭地也不能去了,真的好遗憾哪,我还有两条心心念念好久的徒步道没有走呢!

我是很乖的。州政府说了不能去,我总归是不会再去了,总不成为了自己一点玩心去违反行政令。其实昨天我还去了一趟松林泥炭地的富兰克林·帕克保护区(Franklin Parker Perserve),天气好,景致也好,矮乔木返了青,水面上有圆圆的莲叶,还有无数晒壳的乌龟和忙着呱呱叫的蛤。在温暖的有些炽烈的阳光下,湖边的高树尚未发芽,我家先生还笑言,说是“看到了最后一抹冬色”。谁想到这便是告别了呢,松林泥炭地的盛春景色,到底是不得见了。

今天下午去了趟学校,拜访了一位朋友家。非得在这种大家各自宅家隔离的时候去见朋友,其中缘由其实是有点儿好笑的。我们需要打印点儿材料,可是现在学校图书馆全关门,我们自家又没有打印机,只好请这家朋友帮忙打印出来。

我们去的时候,这家男主人正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给学生们上网课,女主人在外面安抚着孩子,指望他安静一会儿,不要打扰他爸爸工作。给我们打好的材料在书房里,一时不方便进去拿,所以就等了一会,站在一块儿聊了会天。

这个时候朋友间谈话,总归是无奈的。新冠疫情之下,各家的生活都被打扰了。这家女主人得照顾停学在家的孩子,自己的正事几乎什么都干不了,我们也是天天宅在家里,刚刚被剥夺了去野外放风的一点乐趣。

更折磨人的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感,谁也不知道这场疫情什么时候能完事,谁也不知道学校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偏偏这个节骨眼上,我们两家都面临点儿变动,我家是要毕业工作,朋友家则是要辞职读书。平常日子里,这些变动不过理所当然,然而在新冠疫情的不确定之下,变动就都成了麻烦。

就比如这位朋友,本来已经申请上了普林的项目,却颇为两难。说要辞职读书,怕未来一年学校根本不能开学,好端端的书读成了函授项目;要是不辞职暂缓读书,又觉得岁月淹忽时不我与。她说着这些为难,我和先生都颇为感叹。谁想,旁边的孩子正吃着冰糕,大约是听去了一两句,忽然字正腔圆、极其响亮的说了一句:“那又怎么样呢!”

哈,也是,那又怎么样呢!

不能去州公园玩了、得在家宅着,那又怎么样呢?新冠疫情不确定、可能会耽误后续的安排,那又怎么样呢?好端端经历了这么场疫情,提心吊胆谨慎度日,那又怎么样呢?孩子单纯的豪情心志,倒是让我既笑且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