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6月8日:重启 [by 子亮]

6月8日,居家隔离的第92天,George Floyd去世的两周后,纽约进入了重启的第一阶段。

借着重启的东风,我也一鼓作气做了几件杂事,把旧家具挂上二手网站,去了一趟裁缝店,取回订了三天的鸡尾酒原料。纽约的下城依然四处是保护店面的木板,也随处可见支持BLM运动的标语和涂鸦。路上的行人和开张的商铺明显地多了起来,在春夏之交的阳光,多少有点重生的气息。路过The Public Theatre,员工和志愿者们正在从各自的车上卸货,将戏院改造成饮品和简餐的摊位,边维持经营边为示威者提供补给,恐怕没有比这更能体现纽约公共生活韧性的场景。然而得知Hakata Tonton永久结业的消息还是有些难过。

晚上看了《夜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讲的是灾后日本分崩离析的城市生活,感觉死亡随时在转角的底层青年带着胆怯试探爱情,追问生存的意义。是一部有野心但不幸落入俗套的片子,却莫名地应景。这种本能地想要活着但做好了死亡随时降临的准备的状态,过去92天我也多少有体会。然而最让我有共鸣的却是主人公们向死而生般地奔跑着去见重要的人的冲动。我也许也是带着相似的冲动在过去两周中走上街头的。

这篇日志写完已经是6月9日了,正好是我的手表停下的日期,彷佛只要我重新戴上就可以一切如常。但这三个月暴露出的国内和国际社会的裂缝,结构性不平等的沉疴遍地,都告诫着我们旧日的常态既回不去也不应该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