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5月12日: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by 亦然]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非常非常真實的夢,在夢裡我終於等到一個期待已久的好消息。那份真實感來自於,夢裏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我並沒有那種在夢裡會有的自我解放式的狂喜,而是開心得非常小心翼翼,似乎在告誡著自己別高興得太早,這也不一定完全是一件好事,可能也會在未來參雜很多困難、很多困惑、很多力不從心。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彷彿已經成為我下意識的思考方式。任何好事的背後,都會有潛在的會讓我不開心的地方,有時候或許正是因為它太好了。似乎是,很久沒有經歷過什麼狂喜的時刻了。雖然那種感覺我還記得,就是未來充滿希望,充滿無限可能性的感覺。

今天早上起來後,我無意中回顧了一首幾年前聽到的歌,是中島美嘉唱的《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L3T2Nzcqcs),仍然非常非常刺痛我,哭得慘烈。

不知道明天是否能成功早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