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5月25日:过敏药止痛药褪黑素安眠药

by 阿麦

好久不写日记,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始写了。 这一次补一篇,记录下最近反复出现的失眠问题和情绪问题。

疫情方面,温哥华已经正式进入了复工阶段,理发店和饭店都陆陆续续开了。14号那天,店长打电话来说我们要复工,19号开始员工可以回去店里进行准备工作,今天我们可以正式开给客人了,我周三要回去上班。知道要复工后,我心里感觉怪怪的,有期待有紧张,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自己是想回去还是不想回去上班了。一旦开工,就又要面对我接下来要找什么工作的困扰……这方面疫情的确是个非常好的拖延的借口了。有时觉得这样无所事事地过下去也挺好,有时又很焦虑,内心知道,目前这样不可能是常态。

过敏药止痛药褪黑素安眠药这几样药物可以大概总结我这段时间的情况。

四月二十一日,第一次出现心慌出虚汗的症状,当时怀疑是低血糖,吃了点东西,加上跟朋友打电话分散注意力,大概半小时后恢复了。

四月二十四日,这个之前写过,出现了一次meltdown。那天本来边吃面边坐在自己书桌前看动漫,结果吃着吃着开始出现冒虚汗的症状,注意力也完全无法集中在动漫上。继而又开始感到心慌,感到无法从自己坐着的转椅上站起来,虽然内心想站起来给自己倒糖水喝,也站不起,从座位到卧室的距离都让我害怕,这种状况大约持续了十几二十分钟。后来通过活动四肢舒缓,接着跟蓝哥打电话的时候情绪崩溃,大哭。那天本来要去超市,但对出门产生极大恐惧。

后来,第一次无缘由失眠是五月一日,那天我还不太担心。正巧朋友发来了一个温哥华时间凌晨五点的zoom讲座,是跟女工有关的,我就起来听了一下,还蛮感触的。

五月五日发现前胸后背起了很多很多小红包,微痒。六日去看医生,开始吃过敏药。过敏之前写过,后来吃了一周多的药还是没好全,症状减轻了,我也就把药停了,等着它自己好起来。现在也还没好,身上长痘痘的地方变暗淡了,但还在,有的表面还皱成了干干的一层皮。过敏期间有几晚因为身上痒,都还要凌晨三四点起来涂药,睡眠质量很不好,一般是三四点后才睡的。

五月九号那晚,因为蓝哥没有按时给我打电话,我开始禁不住脑补出一系列不好的事情,焦躁不安,跟朋友们在群里小小地argue了一下,那天哭到三点多睡觉的,也算是比较大的一次情绪波动。

五月十五日再次跟蓝哥发生一些argument,我感到彷佛自己马上就要失去他了,产生压力。五月十六日凌晨三点给他写了一份信,去睡觉。睡不着,四点多的时候看了一下手机,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小时还是没睡意就开始焦虑。五点多突然开始感到极度恐慌、害怕,身体发热出汗,觉得自己快死了,需要跟人讲话,跟蓝哥打电话,再次崩溃,大哭,身体禁不住颤抖。

五月十六日起来,发现来大姨妈。不用避孕贴以后大姨妈时间又乱了,这个月迟来了一周,并且第一天就非常疼,那天早起就开始感觉不对劲,都要弯着腰才能去洗漱,所以后来早早去吃了药。

五月十六日晚第一次吃褪黑素,先吃3mg没用,再吃3mg,还是作用不太大,依然是两三个小时后才睡去。

五月十七日早晨六点起来听讲座,当天搬去汪喵家。当晚一次吃下6mg,睡熟。

五月十八日晚,再次吃6mg褪黑素,失效,失眠一整夜,五点多睡去。

五月十九日打给谢医生。当晚吃9mg褪黑素,睡熟。

五月二十日晚开始吃医生开的安眠药sequorel,安眠药本身也是抗抑郁的药物,25mg,睡熟,第二天十二点才醒。

五月二十一日晚减半吃,睡不着,中途吃下另一半后睡去。第二天十二点左右醒。

五月二十二日下午,在汪喵家。室友发信息来,当时没及时看到,后来她说想来找我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就拖延了一下,内心还是有点想躲着她,后来就找了个借口推掉了。她电话里问我一直不回她是不是故意的。我挂了电话之后就觉得可能跟她那边要出问题。晚上吃25mg,睡熟,第二天十点多醒。

五月二十三日晚吃25mg,睡熟,第二天十点多醒。

五月二十四日晚,从汪喵家回到自己家,感到室友对自己的异常之后开始焦虑,吃25mg,失效,一夜未眠。早晨8点返爸妈家。告诉了他们自己的状况,情绪崩溃,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