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8日:努力自我调适 [by M]

昨夜睡着之后隐隐约约听见外面春雷震天响,早晨起来时雨倒是早停了。过了一会儿太阳出来了,温度达到了23摄氏度,打开家里的窗通通风,闻着窗外吹来的空气想着大概是一年中最舒服的天气了。

为了不让自己一直处于过度焦虑的状态,现在已经彻底放弃在白天打开任何关于疫情live update的页面,只在晚上看看NYT发到邮箱里的daily briefing了。尽管如此,今天也没能好好学习。早上起来准备做瑜伽结果发现地毯下面莫名出现了好多蚂蚁,于是不得不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打扫卫生喷药再收拾。给自己房间通风的同时,又在厨房里折腾到了午饭,先烤了个失败的cookie,又烤了个失败的羊排。好不容易吃完午饭觉得可以休息一会儿了,又开始拉肚子了。这还没完,还看到同学发来的关于自己专业内某top项目直接说撤回今年新录取的funding offer这么糟心的消息。本来想在晚上再补救一下写完这周阅读材料的summary,但也由于这周的阅读实在不知所云,干脆放弃直接刷剧了。

昨天和好友聊起,觉得自己身边的人对当前疫情整体反应和自身处境的感受都差很多。对于前者,关于消息接触多少可能确实影响很多,譬如自己舍友就几乎完全连数字都不太看,于是也当然不太关心更别说有情绪反应了。而关于后者,也正是我觉得更难与其他人交流的原因。身边的美国和欧洲同学基本都回父母家好吃好喝了,身边也没有人感染,一旦接受了social distance的设定也就如此了;而国际同学很多不是住在安全的区域,就是自己有车有伴侣,也不太担心买菜这些基本生活问题。于是即使和别人努力讲述自己为什么那么神经紧绷还想回国,似乎也很难被理解。自己的一个学妹倒是说对安全没有我那么担心,但是她更担心自己会感染因为自己本身抵抗力就很弱;而我对自己的抵抗力更有信心些,但真是被费城每日治安报告以及家附近的抢劫案给吓得够呛的。讲道理如果不是觉得自己基本生存都难以得到保障,谁想冒着路途颠簸遥远不确定因素多,回国手续繁琐强制隔离,还不知道秋天能不能回来搞不好就得直接休学的风险想回国啊?而来自国内的朋友老师们的问候,大概也是被国内新闻渲染的恐怖气氛给唬住了,但也确实都问到点子上了;然而这时候总感觉也不能在他们面前表现过于惊慌给他们增加额外的担心。虽然这种时候总是很想质疑一下人们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共情和理解他人,尽管未必需要真的站在对方的位子上去思考,但如果没法反思自己穿着的鞋子与对方到底有多不同那终究还是很难的吧,至少没法轻易地做出普遍判断或者仅仅摆出一个好看的姿态就够了。

不过自己的生活确实也没有那么悲观,即使未必会得到完全理解,但要寻求帮助总还是有途径的。虽然自己总是很难开口直接去求别人,但是这时候不少人在多少听我表达过譬如没法买菜的忧虑之后都给了很多建议或者同城的小伙伴都愿意直接开车带我出去。自己也慢慢开始想象着假如今年回不了国暑假该在这里怎么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