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21日:天气变化无常 [by Eva]

今天是我计划好要出门去超市买东西的日子,我妈听说之后又特地给我发了一遍出门买东西要注意的事项。之所以选择周二去买东西有好些个原因:周末许多人不用工作,排队比较长;今天不用上网课。周末各个讲座和志愿者小组meeting聚集,我又享受听又感到不听就会产生焦虑;上课的老师估计也受够了上网课的折磨,昨天通知我们他决定取消这学期的期末考试,我忽然感到周二比周末更加轻松。

昨天晚上看了两条让人迷茫的新闻,一是CNN发出金正恩病危的消息,二是Trump宣布要暂停移民。后一条新闻让群里的朋友人人自危,大家甚至马上组起了移民加拿大的群。深夜看到这个消息我感到很难平静,他又在稳固他的基本盘,不论他最后能不能通过所谓的条例,他都向人们根植了许多仇恨思想,这是花多少年时间都很难纠正回来的。Priscilla又和我简单通了几封邮件,她又给发了新的科学家发言表示要反对lockdown,我跟她说这些stay-at-home orders protesters都其实是Trump的支持者,她回复我说,非常讽刺的是这些Trump支持者对lockdown的态度是对的。我觉得科学家的发言只是说社交隔离带来了很多问题,但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反对社交隔离。我为失去工作的人感到惋惜,但我觉得问题的根源分明不在于社交隔离,而在于有问题的雇佣关系没有给劳工提供应有的保障,现在这些人就是不怕得病也一定要返工,真的是社会环境给他们提供了充分的自由,让他们自主做出的选择吗?我感到这一晚又睡不好了,于是又与朋友们视频聊天学习一会儿再去睡,于是今天早上睡了一个懒觉才起。

出门之前我先下载了一期podcast,好在Trader Joe's排队买东西的时候听。出门的时候遇到同一楼的邻居开门来问我,有没有关过暖气,她说她半夜被冷醒凌晨四点下楼去开出来。我之前和她说过不少次话,但是因为戴着口罩她没认出来,她还试探地问了问我会不会说中文。

门口有两个队伍给老年人和普通人,每六尺就用粉笔画一条线

上一次到TJ的时候,我感觉货源充足但是因为客户少所以货物有些滞销不够新鲜,今天看起来好像好一些,商品品类也做了一些调整。我发现最近两天我越来越不感到饿,所以现在买东西也不太焦虑了,同时我也想不出什么新鲜的菜品,就跟之前差不多主要买了些胡萝卜、芹菜什么的。在家隔离的第一周,我主要都在生吃胡萝卜和芹菜,后来变成把几种爱生吃的菜混在一起,当作色拉来吃,看起来好看很多。

排队的时候,听到一个大人在呵斥小孩,我错误的第一反应以为是一个华人家庭,但是事实证明我错了。一个白人老太太生气地对看起来是孙辈的男孩儿说:“我告诉过你不要碰。”她不让男孩碰收银员刚刚包好的纸袋。现在结账的策略是原本许多的收银台现在只开一半,收银台上装起了透明塑料挡板,你把自己挑好物品的篮子或者推车放到收银员身边,站在相隔六尺的一个小格子,等收银员扫好所有物品装进纸袋(纽约今年3月刚开始对购物袋进行收费,但现在为了方便TJ取消了收费),然后站得远一些好让你走过去刷卡,之后自己拿上收银条和付完账的东西离开。收银员显然被这大声呵斥吓到了,许多人都是,对病毒的防范演变成了对人无来由的戒备恐惧,每个人都自然地将他人异化了。

离开TJ的时候,忽然下雷雨了,气温骤降从温暖变到寒凉,就好像昨晚听了新闻的我们一样。我匆匆回家,烧了一锅咖喱牛肉,吃完饭,心情平复很多。再后来大家又分享了Trump开会对immigration ban的解释,好像紧张的心情缓和了一点。暴雨停了又见太阳,再又暖和起来。一天之内,心情也如天气无常变化,政治拉扯我们的情绪,使我们陷入无法自己控制的思索,我对我们到底有多少自主权产生了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