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20日: 透支时间的信用卡 [by 清秋]

从上周五出门采购为止往前推,我意识到自己整整两周没有离开公寓的大门——除了扔垃圾和洗衣服。敲下日期的时候才发现居家生活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半月。我的san值随着独处时间的延长而越来越低。

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回答,说作者需要限制对「我」的描述,以免落入执迷于自己的幻觉和臆想的错误。然而我的世界被限制在了一方公寓里,难以突破自己感官和被编程好的负面循环的边界。焦虑和负面的思维闭环长久存在,我曾经借助环境、朋友和各种机巧来打破它,但是居家生活一下子带走了这些帮助。我只剩下最不可靠和最不可信的自己。我用各种手段在自己脑海里灌入想法,告诉自己我比自己认为的要好,世界比我被限制的斗室要大,迈出这个门没有我想象的难。

我有归纳过自己的「情绪控制清单」,找出会激发我负面情绪的各种情境然后努力避免它,里面的第一条、从高中时代我就发现的要点是:「不要24小时呆在公寓独处。」

要出门,要呼吸新鲜空气,要散心。走到楼下的全家不能算「出门」,最好是见见安心的小圈子里的朋友,不行的话去最近的mall里坐上三四个小时,喝一杯饮料,吃点东西。然后我的情绪就会比较稳定地推动下去。

教练问我要不要来她那里帮忙拆装后院的shed,他俩也已经在家工作了一个月,我兴致勃勃(并满怀惊叹的)看她拆装掉小屋里的钉子,把木条敲下来。原来小木屋是这么建的。

太阳,植物,爱撒娇的猫,电子琴上弹会儿巴赫,夏威夷式的照烧鸡(师公说秘诀是用菠萝汁和姜腌鸡肉),简直是像梦一样的快乐。

第二天我继续关在房间里想要逼迫自己写东西的时候对比之下简直像噩梦。真的很奇怪,从前我以为自己是个阿宅……当然现在或许仍然是,只是我在社会性动物的光谱上偏向不那么社会的选项,但我仍然是社会性动物。

在亚马逊上下单跑鞋。我真的必须出门。

教授对于给Extension非常慷慨,而我像透支信用卡的人(我从Scarcity里偷来这个表述)一样花费自己的时间:I didn't spend it wisely. 我恐惧空旷的时间,用各色小说焦虑的打发它,继而更加脱离开我本该完成的任务,然后加剧自己的焦虑。我希望焦虑的时间快点过去,于是更加努力地填塞满它们,然后在3am无奈接受前一天已经结束的事实,而我没有做完我本来应该做的事情。

并且我不断地被愧疚和罪恶感环绕:更多人在痛苦……无家可归……我的情绪的痛苦是否真的值得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