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28日:《危机中的24小时》[By 林之]

美东时间4月28日晚上

美国1036657确诊,59061人死亡。新泽西113856人确诊,6442人死亡。

美国日增确诊25000,日死亡2300,这个数字都维持快一个月了,依旧不见好转。

倒是新泽西的数据,确诊2700,死亡400。这个死亡数是历史新高,活脱吓死人。前两天州内死亡数降到一百多,疫情仿佛乐观了一些,当时我就不敢信,觉得得看看后续数据再说。今天果然变本加厉的反弹回来了,前两天的数据好看,还是因为周末统计不及时的缘故。

相比来说,纽约的好转就比较确实了。确诊数下降超过一半,死亡数虽然小有反弹,但日死亡400多,已经比高峰时每天七八百的死亡乐观多了。这才是正经疫情好转的表现形式,新泽西虽然住院数和重症数都有小降,但确诊数和死亡数双双居高不下,实在是还有得熬。

所以,今天新泽西州长表示,本州距离能够复工“还有数周之遥”。这倒是实事求是的说法,只是我听着实在烦躁,还要在家里闷好久啊。

然而,不管多么糟烂倒霉的事情,仔细深究都能找出点儿积极影响来。这疫情把我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但好歹也让我有点儿进步,我开始学着看美国的当地新闻了。毕竟得关心一下本地疫情,好做出相应的反应。

今天看到《新泽西前进报》(NJ Advance Media)的一篇新闻特写,叫《危机中的24小时》(24 Hours in Crisis)。这个媒体派出了36名记者,记录了疫情中新泽西各色人等的一天。这几乎是美国疫情中,最打动我的一篇报道了。记者们用极为敏感灵巧的视角,不煽情不矫饰,捕捉到了疫情中平民的艰难悲喜。

用笔和镜头记录时代波澜,这篇报道做到了。日出绝美却因为疫情关闭的海滩、平时熙熙攘攘现在空无一人的火车站、危险而寂静的老年公寓、人满为患忙不过来的殡仪馆。还有那些人:打电话申请失业救济却一直占线的卡车司机、关闭学校网上上课却对着邻居家国旗宣誓的孩子、为了喂饱三个孩子而发愁的单身母亲、不能陪伴妻子分娩的丈夫、需要一边带孩子一边线上办公的夫妻、挣扎求生的小企业主、在医院里忙得天昏地暗的医护人员、每天按时开新闻发布会的州长先生……

疫情中的美国,和疫情中的中国一样,有惨烈悲痛,也有努力适应继续向前的生活。这篇报道真的铺展开了这样一幅社会长卷。报道中所反映出的新泽西,果然就是我日常所见的新泽西了。

新泽西疫情已经闹了快两个月了,这疫情再怎么严重,人们也多少适应了点儿。所以,这几天给我的感受,是各色人等都开始更多的考虑疫情下或疫情后的生活要怎么过了。毕竟,疫情造成经济衰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要怎么在疫情后的世界中求存,就变得非常紧迫了。

这两天美国各个高校的研究生都在和学校商量今后的经费问题。毕竟新冠疫情耽误了大家一个学期的科研,现在的就业市场也跌至冰点,所以很多学生都要求学校延一年的经费,来稍作缓冲。我听说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们已经开始罢工争取自己的权益,普林斯顿大学这边学生也正在和学校协商。

今天下午围观了一场学生和院系的线上交流会。之前普林文科院系学生签了个请愿书,要求学校为所有研究生无差别无条件的延长一年经费。学校不认可这种“无差别无条件”的经费延长,要求学生们根据自己的情况分别申请,学校审批,有必要的再延经费,而且基本上只延半年。就为了这个事情,学生跟院系诉苦,院系有心有力能帮忙但得看学校的脸色,学校需要平衡各个院系暂时不松口,这来来往往,真是好一出大戏。

我家算是幸运的,马上就要毕业离校,学校的后续处理其实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但是今儿算是看了一堆美国研究生的无奈,有夫妻两个在家挤一张书桌的,有回了土耳其带着时差视频的,有国际学生一边愁毕业一边愁签证的……真是没好日子过。其实,普林这边还算好的,毕竟私校有钱,这边还有个研究中心主动提出来可以承担本专业所有学生一年的经费(只不过学校出于平衡各个院系的考虑未必答应)。也不知道本来就经费紧张的那些学校现在是个什么境况。

我是很有兴趣围观这场争论的,也算是近距离看看美国高校是如何处理问题的。

不过,学校经费的问题毕竟还远,眼前倒有个迫在眉睫的事情。受疫情影响,美国的肉类加工厂停工,食品供应链正在断裂,猪肉可能供应紧张。唔,这两天得琢磨着出门买点儿猪肉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