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7-8日:原来还有种病叫“新冠”?[By 林之]

1月30号从天津返回美东,没想到在国内经历了上半场的防疫战,然后时隔一个月要在美国经历下半场了。

身处新泽西。稍微记一下美国的情况吧,就当保留一点材料。

==================================

美东时间3月7日中午

美国350确诊,15人死亡。新泽西四例。

纽约已经成为美国前三的疫区了。认真说,这个情况并不意外,纽约这么大的人口密度、这么频繁的人员出入,没有新冠流行反而不正常。纽约失守,新泽西就肯定跑不了,有很多人住在新泽西然后来往纽约上班。到现在为止,纽约那44例大多是第2例的聚集性传染(这也是为啥West Chester郡特别严重),然而美国到现在貌似并没有展开大规模筛查,我也不知道纽约是就零星几个发病点然后传染了一堆人,还是一堆发病点然后就爆了有限的几个,其他的还在默默传染中,并未被检测。

新泽西是另外一种情况。新泽西是美国人口密度最大的一个州,又临近纽约、费城,所以我觉得这里是相当危险的。到现在为止,新泽西一共四例,其中3例例都是纽约城流出来的,Bergen县本来就是挨着纽约。还有一例在卡姆登,直对着费城。

我自己身处新泽西中部的一个小镇,因为普林斯顿大学在这边,和纽约的联系也很紧密,更何况这里在新泽西-纽约的通勤线上,非常容易被感染。纽约市最近肯定是不敢去了,但是日常出门购物也没法儿避免,我设立了一个心理安全区,如果病毒向南扩散没有过New Brunswick,那我大概率还是安全的。

美东现在的防疫措施,还是非常佛系。不建议戴口罩,学校尚未取消任何大型活动,美超里一片正常,中国超市的收银员戴上口罩了……认真说啊,防疫这种事情,没有政府机构的管理倡议,单凭自觉纯属胡闹。别的不说,就戴口罩这一条就做不到。现在评估的难点在于,在美国这种检测力度下,我无法判断纽约周围实际上的传染情况到底如何,有多少潜在的感染者还在四处乱跑。

唯一的好消息是我住在大农村里,旁边就是农田,呆在家里被传染的可能性着实不大。出门找个人际罕至的露天公园去遛个弯儿,也还可行。

==================================

美东时间3月8日下午

美国526确诊,22例死亡。新泽西6例。

美国一天增了170多例,几个重要疫区里纽约这边是涨得最快的。昨天44例,今天就105例了,带着新泽西州也增了两例。稍微让人安心的是,纽约这新增的60例,多半还是West Chester郡那起社区传染的锅。曼哈顿现在12例,不算特别多。新泽西新增的两例,也是在纽约市旁边,没有特别传开。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今天美东天气极好,15度的气温带来了春天的气息,所以免不了出门转转。结果发现本地人民没有半个戴口罩的,马路上没有、餐馆里没有、超市中没有……新冠病毒大概是另一个时空的事情。

有趣的是,整个2月中国超市的收银员们都很自觉地戴上了口罩。然而我今天去超市,美国新冠都要大爆发了,收银员们却高高兴兴地把口罩全摘了……这都是什么脑回路啊!后来我想了想,大约是之前中国是重疫区,来中国超市的顾客有可能从中国带病,所以得戴上口罩规避一下。现在中美往来停了一个多月了,之前从中国回来的人潜伏期早过了,中国超市也不是特别高危的地方了,所以口罩也不用戴了……

今天和在美的学者聊了聊,现在东海岸的大学还没有停课或者网上教学的说法,在学校没有政策的前提下,他们的学术活动也很难靠着个人意志停下来。加上马上就是春假,不少人都有出行计划,不过现在疫情不明,大家对三四月的出行和学术计划都非常拿不定,尤其是很多人的计划涉及加州。只好仔细观望,走一步看一步了。

另,马萨诸塞新增15例,大多都是Biogen医药公司波士顿会议的聚集传染,这个病还真是奔着人口密集的地方去的。美国现在几个点分别爆出一堆患者,让我颇不乐观。如果美国现在的数据不是建立在大规模检测上、而是建立在对某几个事件相关人等的测量上的话,我完全拿不准社会上还有多少未经测量的潜在传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