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5月10日:有交集的人[by禹火勺]

朋友W这段时间不太舒服,在经历了疑神疑鬼的自我怀疑之后,终于在这周去了一趟附近的诊所开药。回来的时候她跟我说,刚好医院里的电视里正在放首相发言,被医生大叔说“你看看这个八嘎首相/日本玩完了啦/你为什么要来日本啊“。好在开了药回来应该没什么大事,也是继续留在家里观察。侥幸的是朋友W的公司为了谨慎起见让她多休息几天,这样我们又能多几天一起料理精致三餐的日子了。

为了互相督促健康生活,在这一周内我们已经把第二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练习得越发熟能生巧了。

今年最奇特的社交大概是在微信上和发小Z频繁联络上了。在海外工作的发小Z在春节期间回了趟家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没办法回去工作,刚好我也处在一个因不可抗力两难的情况,于是在特殊时期突然有了交集,我也没有想到过在离开了共同的生活环境以后那么多年我们还能有达到共情的那一天。

我是一个很关注“记忆“课题的人。本以为叙旧是一件很矫情又体现人无能为力的事情,也许是因为最近恰巧逼着人慢下来了,聊天的时候顺水推舟就需要说起小时候的回忆。真的叙旧起来才突然发现原来我们记忆的重点是不太一样的,当我发现发小Z能说出我自己看不见的很多场景时就会想交换记忆芯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