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4日:‘一个人把悲惨传给另一个人’ [by 事务员Z]

一些新闻:

- 截止今日,瑞典确诊2272例确诊感染者,36例死亡;

- 在过去的24小时中,斯德哥尔摩地区新增139例确诊病例,医疗系统已经进入压力状态;

- 瑞典公共卫生局宣布所有餐厅只提供有限的吧台与外卖服务;

- 据英国《卫报》报导,瑞典国内多名学者表达了对政府消极抗疫政策的不满,认为政府正在将经济利益置于人们的生命安全之上;

- 瑞典消防局正经历待命人手的短缺,因为有任何感冒症状的人都不允许工作,据悉消防局将采取紧急方案以确保能够正常运转;

- 受防疫禁令影响,挪威目前失业率高达10%,是自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的最高值。

今天是第二次清洁这位老爷爷的家里,没有想到一切都变了样子。报纸与信件在门口散落一地,卧室里的被褥不见了,衬衫和西服被挂在衣柜外面,书房变得乱糟糟的,他很久之前在卡罗林斯卡大学获得的医学学位证书摆在柜子上。上次见到他时,他是一位非常和蔼可亲的老爷爷,夫人大概已经去世了,在这间公寓里独居,要借助助步器才能短暂的行走,喜欢喝肥宅快乐水,日用品喜欢ICA BASIC系列,对于艺术的品味是我见过最好的。我不知道这两个星期中发生了什么,但他似乎已经不在这里生活了。无论是否与新冠病毒有关,这都让我感到非常悲伤。

病毒在肆虐,但太阳还是照常升起。街边的李子花——我从未想到今年再见到它们时竟会是这样的境况。细细碎碎的白色花瓣让人心碎。夏天会好吗?和朋友在一起吐槽,觉得欧美人根本都没在隔离,路上行人很多,操场上也有非常多在一起玩游戏的小孩子。在这种意义上,我其实也不想批评现在国家卫生局的策略。就算是已经实行了严格隔离措施的德国,法国,英国,看上去也其实并没有多有效。瑞典数字上升的情况似乎和他们也没有差很多,大约因为人们的行为还是都差不多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大约应该庆幸自己还有工作可以做。或者自己还健康,可以有限的帮助别人一点。世界好像真的在越陷越深。现在大家也许还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么多经济的事情,生命第一,但我想未来的很多年,我们可能都会因此而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