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纽约
美国 费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5月5日: Horrible Coping Skills

我在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写东西。

(因为写东西让我觉得「至少我还能做点什么」?或者是在焦虑到几点的时候只剩下能写几个字,然后通过写字重新获得掌控感,然后能再做点什么?)

昨天大家决定自己办一个小 blowout,我们合法地聚了一次(这个形容从根本上荒谬),煮饭喝酒玩桌游,我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和人聚在一起、这么开心了。回家洗澡打理,难得自然起了睡意,两点半正打算上床的时候临睡前朋友告诉我他叫不到 Uber,马上需要出发,我告诉他等我来。

叫上另一个朋友在车上讲相声,保证我开车的时候不睡(声明:我的饮酒量没有超出法律限制)。

​

教授也回了邮件,答应给我extension,于是我决定让自己放松一会儿:看会儿小说。

这一下不得了。友人来访送东西我起了一次床,拿外卖再起了一次床,其余时候,我都躺在床上抱着手机了:和之前许许多多次一样。

我对一天我的状态如何的判断:我离开床的时间有多久。

即使一开始,我只是想奖励自己「玩一会儿」,最后发现我又被「粘住」了,然后快乐变成焦虑,变成痛苦,变成自我厌恶。但一开始的糖真的是甜的,后来胆战心惊地拖延的时候,也还是甜的——但没有那么甜了。

教授慷慨地给予extension和额外的支持,而我在衣食丰足的时候mental breakdown。我反复自我谅解又自我质问,声音像自己,也像在我从前文章下留言的人:

——如果你饿着肚子,就不会想东想西,归根结底是富贵病。

——不不不,没关系的,这是你自己的路,你已经很努力了,要原谅自己。

——但你对不起教授。

——没有关系的,大家对彼此都没有那么重要,而且你的struggle,难过和痛苦也是真的。

明明一开始都很好,但是为什么又变坏了呢……

我知道自己有用看小说来cope恶劣心情的习惯(只要足够长时间沉湎在他人的爱恨情仇里,直到自己尖锐的感受逐渐淡化,疲倦盖过一切情绪就可以了),称不上是良性的coping skills, 但它至少能让我假装我没有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