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5月31日:无题 [by Sam]

Day 77 提起笔来,一时之间竟无话可说,只想叹气。首先报告一下最近的基本情况。北卡解封了,虽然仍强调需要保持社会距离和戴口罩,但商户已逐渐开始重启,小区的办公室也重新开始上班。而北卡连拐点的趋势都看不到,每天的案例仍直线上升。数据网站越做越完善,现在已经可以按照邮编查询案例。我所在邮编的案例比例大约在万分之一到万分之五左右。

这一个月终于出了一次门,是朋友来我家取口罩时我求他带我出去,去哪都行。后来我们去了超市,是北卡闭关又开放以来我第一次出现在公共场所,也是我打疫情爆发以来第一次使用口罩。和室友买了两瓶红酒,半打小包装白葡萄酒,半打小包装桃红葡萄酒,两瓶啤酒,一箱气泡酒。因为再下次出门,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了。那天我像撒欢的野狗在空荡无人的超市停车场奔跑,手里拎着未开封的红酒,却觉得自己已经醉了。我们淋着小雨,大叫大笑,在一小时内逃避现实。

除此之外的所有时间,就困在家里,被迫查看逐渐恶化的中美新闻。我陷入了比较严重的焦虑和低落情绪,完全没有动力做事,有时甚至不想起床,不起床就不需要面对停滞的今天,不需要思考未卜的明天。我不知道自己的研究有什么意义,不知道努力还能带来什么改变,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

我的一些朋友也状态不佳。很多人哭泣、困惑、愤怒、无力。我想安慰他们,但话说出口干瘪得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们的声音像水滴消失在海里,不起一点波澜。我好累。

但无论怎样,昨晚我们在家吃了火锅,今天我还活着,明天还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