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7日:我也被种族歧视了 [by 付航]

网上流传一个小视频,阳台上的人们看远方逐渐逼近的雪崩。之前还能和朋友们指指点点,有说有笑,眼见越来越从景观变为现实的威胁,笑容消失,收拾细软要屁滚尿流跑路。

这真是近一周的感受。

最常去的一家咖啡馆Philz, 先是看到纸巾从柜台消失,接着是杯盖,饮用水杯。店员说是为了防止沾染病毒的顾客触碰后传给其他顾客。只是庆幸店面暂时还开着,维持往日生活照常的假象。

上周末和朋友海边徒步。有朋友在Scripps做博后研究,也远程参与李兰娟院士在国内研制疫苗的工作。但听闻Scripps实验室传有疑似,最后诊断为阴性,把大家吓了一跳。我村的Scripps和Salk institute是全美最牛的生物医学研究所,类似拥有P4的武汉,如果我村搞不定这个病毒,全美也搞不定。(这类比还是算了:(

我校医院的两名工作人员被确诊了。可能是距离自己最近的威胁。朋友推荐一个网站,Corona Virus Near Me, 可以输入地址,查询距离自己最近的确诊病例。最近每天都刷一下,幸好稳定保持在11.6mile, 似乎还在安全距离。我村总体数量已经达到55例。

大街依然没有人戴口罩。偶尔几次看到都是华人面孔。加州的人均间隔这么大,或许真的不需要吧。我美帝自有国情在此。只是现在越发觉得不戴口罩上街类似裸奔了,隐隐不安。

今天去海边放风,往日熙熙攘攘的la jolla cove, 找个停车位不容易,现在几乎随便停。看到洛杉矶警方有公告,宣布最近两周随便停车,警方不查了。似乎是一个福利,但getty和迪士尼都关了,朋友们也不敢聚会。再去洛杉矶意义何在?

前面提到的海边徒步,路上走着,一只中年白人健硕男在路边喊道,Coronavirus, stay away from me! 惊呆了,之前从未遇到种族歧视,而且这不是加州么?回到,what the fuck??? 对方继续喊fuck off! 能怎么办?打也打不过,也不想打,只能极其郁闷走了。

简直是mindfuck的体验。加州在我眼里再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和墨西哥的开民宿的朋友约好,准备投奔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