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9日:这几周来最快乐的一天[by M]

费城看起来确实是要正式入春了,刚过了晌午的功夫又起风打雷下了阵急雨,雨停了风还继续吹着。打开窗继续通风,好在温度赶在冷锋过境前还暖和着,站在窗前呼吸着新鲜空气都觉得是种享受。

昨晚睡前接到了友人的一通电话,虽然没讲到十分钟就被对方吐槽英语口音怎么越来越奇怪了,我自我辩解称大概是再也不需要出门social营业了所以好久没讲英语退化了吧。不过别说是讲英语了,跟真人连续讲话超过半个小时以上感觉都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可能真是越隔离才能进一步认识自己并不是完全的自闭症成年吧。听到熟悉的声音能送来宽慰,对方还能听我连着抱怨一个多小时,觉得自己近日来心里积累的阴影已然被驱散了许多。

白天又是忍住完全没有打开任何疫情实时更新的网页,上午坚持把作业写完了也上完了另一节课。下午搭了别人结队买菜的便车,一出门便发现路边的紫荆花又开得正好。一路驶至费城华埠,路边的晚樱成团成簇,微风也吹不下什么花瓣来。华埠的店门基本都关了,店面窗口各种贴着中英文告示要保持社交距离、要勤洗手等。本来同行的伙伴看到一家牌子翻着“open”一面的奶茶店很兴奋,但进去一问人家就是不接受当场点单所以最后也没能圆满喝奶茶的梦想。下午三四点的超市和零食铺子人还不少,总免不了有各种擦肩而过的机遇,不过排队收银倒是都自动保持了与前后的大致六英尺距离。大家都齐齐戴着口罩,只有少数在路边遛狗或跑步的人没有穿戴任何防护装备了。但也有看到有个大妈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和一次性手套手里还拿着一大瓶消毒液来超市的,在进门前会先给购物推车上下先喷一遍消毒液才敢用手推进门。在超市里最惊喜的发现是竟然出现了新鲜冬笋,那长相和个头跟从小在自家吃的真是丝毫不差。激动地仔细拣选了两支,虽然回家之后一看小票——好家伙,这笋的单价可比我买的牛肉都贵多了。回家之后稍作休息,就立刻剥了其中一支,做了个替代版雪菜蘑菇冬笋——用德国酸菜代替了雪菜,虽然出来味道也没有差特别多,毕竟主角还是冬笋本身的鲜味,腌菜和蘑菇的鲜味与其是直白添加其上,不如说进一步刺激衬托出了冬笋让人鲜掉眉毛的味觉体验。今天还购入了一堆平常根本不会考虑的零食,也算是给自己的某种安慰剂了吧。

今天下午还收到了来自系里的一系列邮件,大致是老师们WFH的工作模式终于也调适地差不多了,终于有余力来顾及一下我们这些散落在世界(美国)各地的研究生了。原本系里每周五都有的活动开始在线上恢复,同时告诉我们下一学期需要交的博士资格考论文截止时间可能要推迟到明年初。这些消息,可能尤其是后者无疑是让我大大舒了一口气。虽然这两天在努力调适自己的情绪与心境,但工作状态依然还没有回到百分百。虽然也知道不能总是以疫情为借口不断拖延,然而在纯粹理论思考的实践中,总是难免有被真正现实回击的某些时刻,于是荒诞感难免又开始蔓延。其实本来就一直很纠结自己在做的东西该究竟如何与现实、尤其是自己正在活着的生活关联起来,这次的例外情况一出现,更是感受到了两者之间的割裂。不过还是有点高兴至少自己从被情绪淹没中开始慢慢浮出水面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