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6月26日:phase 2 [by 亦然]

于是就过了一个月。

六月是quarantine以来出行最多的一个月,每周一次以上,好像要把三个月来缺失的社交快乐都用力地补上。跟着大队人群走在城市街道的快乐,向迎面而来的自行车队招手欢呼的快乐,和朋友在街心公园喝酒吃肚丝的快乐,去海边原本没打算下水最后也湿透了的快乐,六个人同行的快乐,又吃上火锅的快乐,朋友来家里拜访的快乐。许久没有和人近距离面对面地交往,在别人面前的我总之像突然被打开一个开关,外放与话多的程度常常把自己也吓一跳。很想和世界拥抱啊,做不到的时候站在街上就会跳起舞来。酒量更是骤减,还没喝开已经醉了。

当情绪的曲线从高处落下,总还是要回归到平静的房间里。晚上的时光不如从前可爱了,我既不想挑灯夜读,也不想用一部电影打发过去。和家人打了一通电话,挨个聊聊家里每个人的近况,分析分析各自的烦恼。姐姐因为身体状况,最近状态不是太好,让我们都很担心。出谋划策讨论半天,过后老爸默默地说,我最近还是比较担心你,你可能正处在一个比较大的低潮期。我愣了一愣,又觉得有些被安慰。这种奇怪的安慰感来自,给一个症状以姓名,被总结、被归因、被确定之后,仿佛就免除了慌乱不定的未知感。

在我期许改变和推进的阶段,整个世界刚好被冻结,我也被实实在在地困在了原地。昨天出门的时候街上其实很热闹,还堵起车来,各类餐厅、商店也都恢复营业了。但是心里那份希望早日回到正轨的期待已经不存在。我不喜欢这个现实,但也没有别的办法。看看的冻结的新世界里,能不能推出一条怎样的新路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