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6日:晴 [By yuxi]

2020年3月26日 晴 [By yuxi]

超级,超级长的一周,自己活儿没有干多少,世界变化得一塌糊涂。

K哥成功回到了新加坡,正在隔离,还在隔离期间zoom in了组会并且听了我的talk。我的talk总是会填充过多数学细节,讲到一半自己都觉得很枯燥无趣,以后要注意改进。对于正在倒时差的K哥来说,我觉得他可能已经听睡着了……居家期间觉得工作还是可以继续的,但是一点激情都没有。我不知道明年的job market会怎样,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工作,不知道现在的工作以后能不能继续下去……最糟糕的是,我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有什么意义。

家里给寄的口罩到了,我把N95挑出来捐了一部分,剩下的送给身边的医生朋友了。我妈大概觉得寄少了邮费太亏,还塞了几包一次性手套,我也捐掉了……家里平时一直有囤,其实没那么需要。费城的捐献组织管理得挺好的,登记完了之后大概一天左右就有志愿者来电话联系,并且上门取货,不需要自己出门送货,对于无车党实在友好。各地的媒体都在宣传社区自制口罩的事情,其实口罩即使不能做到过滤足够多足够小的微粒,至少表面材料要疏水,从这个角度说给医护用自制棉布口罩真的是很糟糕的选择。好在,我问了联系我的志愿者,她说医院至少要surgical的,低于这个级别的口罩是给其他参加防疫工作的人用。

俺家直男周三的时候开车来join我了,之前我们俩都isolate了两周,应该没有事了,现在一起isolate,每天有人可以一起吵架也可以一起吃饭,我觉得我终于可以认真吃饭了。最重要的是,现在可以一起开车出去买菜了。听说超市里储备都很充足,但是对那些有特殊需求的人尤其是小孩来说可能挺难的,有些特定的需要网购的东西收货期都大大延长了。我们这样没有小孩,工作性质也不大见人的职业应该已经是最好情况了吧。

这一周是市长发布禁足令的一周。禁足令生效的前一天,我戴上口罩,步行去la bella家买了两磅曲奇。他家夫妻档小本经营,也不大做网购,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撑过去。老板问我“Penn这么多科学家,为什么造不出疫苗呢?”我说疫苗的临床试验需要12-18个月的周期,但我没敢告诉他这是一个很乐观的周期。老板继续追问,还有别的办法吗?那个malaria的药有用吗?我告诉他那个药没有经过随机实验验证,最有希望通过规范验证有效的药物瑞德西韦大概率有不可忽视的副作用。最后老板问我,这几天是不是最糟糕的日子,意大利三天内死了两千人。我说不是的,会有更多的deaths,在意大利,在这里,在任何地方。老板很难过,我也很难过。所以我多给了他一些小费,这样至少有一个人可以开心一下。

回来路上我特别难过地哭了。我其实想告诉他Penn做了多少实验,光是安乐死实验小鼠都已经人手短缺了,所以知道这些的我们其实更绝望,也许宁可不知道这些,幻想这一切都是因为没有引起重视,这样可以相信“重视”来了情况就好转了。可是不是这样的。哭完了到家,仍然严格一步一步洗手消毒重新包装食物,好像做一通理性的流程可以让自己感到很有力。

今天晚上美国的确诊人数超过中国了。从纽约速度惊人的病例上涨(和持续上涨的检测阳性率)来看,我绝对不相信纽约的传播是从近期开始的,应该一月底就开始了吧。但高涨的数字其实并不是过糟的事情,至少现在人们离疫情的全貌近了一步。

这一周真正的坏消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无症状感染者的数量巨大,可能接近甚至超过感染人群的一半。从纯粹的数学角度说,这意味着如果该种传染病的R0大于2,则无论采取多么理想的“早检测早隔离”都无法奏效。只有全民无差别隔离一条路。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无论是中国还是韩国的处理方法,对于欧美很多人的价值观来说都是非常非常难接受的。理论上我们只能希望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播力远低于有症状者,但是如果我们连哪些人是无症状感染者都还没找出来的话,又从哪里开始呢?这一切都还是假设无穷无尽的检测资源,而很多地方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这一周的好消息……没有吧。不过有一些暖心的地方。听广播的时候,新泽西的卫生官建议大家在临街的窗口放上玩具熊,这样社区里的人类宝宝们不会因为街道上空空荡荡的而不开心。

未来一周或许还是黑暗的,未来两周的话,或许该看见分水岭了。希望我们都好好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