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2日:习常带来的恐惧、欣慰和警惕 [by 亦然]

终于出门了。去了一趟中国超市,被告知是最后一天营业,货架上的东西都被抢得差不多了,生鲜蔬菜早已是空空荡荡。大家全副武装,往手推车里装东西的速度仿若在工厂流水线作业:不需要思考,不需要挑选,塞就对了。我有点跟不上节奏,半天只拿了一瓶酱油、厨房用的垃圾袋、两包螺蛳粉。

后又去了一间外表其貌不扬的韩国超市,里面竟宛若天堂。该有的都有,各种蔬菜水果肉类海鲜,整齐美丽地摆着,氛围好不治愈,光是看着就让人满足。我买了满满一箩筐。

布鲁克林的街道上,戴口罩的人仍然算是少数。还是可以见到咧嘴笑着在玩踏板车的小童,用围巾围着嘴巴但露出鼻子的大妈,和戴着耳机漫不经心仿佛走在下班路上的都市丽人。社区的公园里,不少攒动人头。

昨天在高中同学微信群里,有人就政府是否应该出面撤侨的事情争执了起来。原本想插话,但最后什么也没说。看着这个我渐渐生活了四年的城市,对它的熟悉和依赖是悄悄生长的。回想深圳、厦门和上海,当然他们都带给我家的感觉,都有家人朋友可以依靠,但我似乎更习惯在一个陌生和熟悉掺杂的地方像个局外人一样一个人待着,这种状态让我保持清醒和不至于过于快乐、过于懒惰。

后记:保持记录、保持输出不容易,所以尽量挑战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