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30日:一些梦 和 想[by Nandi]

20200330

感天动地早晨醒来收到亦然的信息,还以为大小姐终于想我了。不过貌似总是我想多了。但无论如何这是个好主意,跟我一年前做的事有不谋而合。内心是答应了。终于,提笔,的转折点应该是在微信里试图给天昊叙述一个virtual meeting遇到的黄笑话,发现自己口吃得像个智障,于是为了把自己精神内核那个小学生的身份藏好,真的需要多加练习一下叙事和交流了。

很神奇的,世界人民水深火热,我也确实怕到下楼丢垃圾都需要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且最终失败,室友包办了垃圾业务已有半个月。可是,我此刻的生活质量,说实话,挺不错的。。。不错到让我感觉些许不安,,,为什么可以如此舒适地踩在历史中或许是很重要的一面上呢。

在反问自己的同时,或许应抽空回忆下从一月到三月初自己曾经历的所有无奈和挣扎,那些第一次因为所谓的局势而忧虑到失眠的深夜。

20200401

9:54pm

吃了自己做的牛油果pesto意面,很淡,以及蘑菇蟹棒沙拉,很咸。有时候吃饭口味重或许也有一个好处吧?那就是残留的味觉好像一个餐后静坐消化时间的计时器。那么就在磨菇的味道渐渐消失的这会等待中,让别的记忆留下来一点吧。

昨晚是三月最后一天,在窗外猫的叫声,以及隔壁人的叫声中慢慢睡着了。觉得那种感觉很亲切,不是在fidi的记忆里,或许是罗德岛transit st又或许是南门口天心阁边的爷爷奶奶家,那种闭着眼就能感受到的非人类带来的一些季节变换的讯息。梦里面我又去了纽约,为了催未来的公司抓紧给我办签证,我在NYPL附近转悠了好久。终于和上司谈妥后回到天昊家里准备休息几天因为疫情还没结束不敢出门,但他居然说他上班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反而不安全,,,话音刚落我瞥见对面楼的阳台上有什么坠了下去,小孩在疯狂朝着楼下呼喊,眼看着小孩快掉下去了,屋里跑出来了一只大狗咬住了他。我仔细往楼下一看好像是孩子的母亲,她应该已经死了,但是她躺在一个很大的塑料球体里面。周围没有被血渍沾染的春意。她是把自己密封在了一个球状塑料袋里面跳下阳台的。。。

猜测自己内心对病毒的畏惧一直都不是怕死,而是害怕死亡以及身体的机能丧失对自己和他人生活的影响吧。今天工作邮箱提醒我到时间修改密码了,所以Reunion2020之后我还需要用一个新的密码才可以结束这个以dk结尾的邮箱的使命吗?还是不止一个呢。本以为拿到了业内最难获得的offer,一切都能够水到渠成了,但美国对欧洲的travel ban,丹麦的锁国,未来公司对O1的再三迟疑,眼前事务所的裁员风暴,一件接着一件毫无意外地发生着。

好像我扛着工具去麦田里写生,眼看着天色暗了大雨将至,我就好像有那种憋着尿也想先把工作邮件发了再下班的侥幸,略带惶恐地争分夺秒,奋笔疾画,因为总觉得只差两笔就画完了。。。但鸟屎一颗接着一颗,精准地落在那些修改起来很花时间的细节处,,,但我还是抓着餐巾擦掉继续画,一幅我觉得这辈子第一次自己选景构图的巨作。

晚上Lyn说自己wfh的节奏如同我的yogurt dripping,我们聊了下那些记忆中的同事在风波中不得不离开事务所的,还有因为我uk visa到期或许未来很难实现的伦敦重聚。这个世界生病了,或者我死了,两件事都很影响我对那些深爱的人们曾许下的承诺吧。。。

我到现在还没改掉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