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5日:游戏和游戏化设计 [by 夕岸]

这周开始重新上网课了,天天Zoom连线、Canvas发帖比较忙碌,因此没时间写很具体的日记,今天就简单聊聊对游戏化设计的观察。这次疫情孕育出了很多混合了经济学、管理学、人机交互等理论的杂糅意识形态。其中最出名的是大概是被英国约翰逊政府给玩坏了的轻推理论,但与此遥相呼应的还有立基于硅谷的游戏化设计,利用算法等机制来试图改变线下用户的行为,从而延缓疫情的传播。

这次一个几乎是所有公司都采用的算法轻推,就是用地理定位来鼓励用户更多呆在家里。比如Niantic旗下的AR游戏鼻祖Ingress和Pokemon Go都改变了游戏机制,来让玩家更多呆在室内。我自己坚持玩Ingress蓝军六年多了,这款游戏显著增加了我对古迹和城市地理学的兴趣,经常为了占领一个据点而多走弯路。上周,Ingress官方把七月前的线上线下挑战活动都取消和推迟了。我自己也能感到周边活动的agent变少了,之前一个每天都在炸我据点的绿军终于暂时消停了。Pokémon Go过去半个月则已经修改了两次规则了,真没想到这游戏现在还有这么多人在玩。今天新闻说一个叫做Zenly的朋友聚会打卡应用推出了一个排行榜功能,看谁在家待得最久。这个想法实在过于可笑,如果步数竞赛作弊还需要把手环绑在宠物脚上,这个基本就只要把手机扔家里出门不带就好了。可能等大家头脑里植入了芯片,这个想法就比较严肃了。

当然,疫情下的游戏化设计不局限在游戏公司,而且往往越是没有游戏色彩的公司就越是急切需要游戏化加持。叫车服务取消拼车,TastRabbit免除订单取消手续费,亚马逊Prime把选择非紧急递送的数字奖励从1刀提高到3刀,都是典型的例子。这些手段也确实在一定程度可以潜移默化地更改用户的互动模式,但需要警醒的是它们多大程度上把公众注意力从政治经济危机转移到了简化的纯技术修复(technological fix),甚至反向催生一些产业垄断的出现,比如豪华健身市场中异军突起的Peloton。归根到底,健身环、动森和半衰期VR也只是增加了少部分玩家的室内活动量,而这些人本就受疫情危机影响较小。很多人大概忘记了,要不是中国生产线的部分复工,Switch和Valve的VR头显大概率会推迟发售。一部分人的居家隔离总是和另外一群人的压迫时刻联系在一起的,这套体系即使在如此重大的疫情前,也只是轻微擦伤了皮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