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5日:今年的第14周 [by禹火勺]

上周日70岁的日本著名演员志村健因新型肺炎去世了。东京的生活和这里盛产的电子游戏一样,每一天每一周都像程序设定一样环环相扣,只不过在现实世界里感受到的连结总有一股令人起鸡皮的命运感。比如上周日早上的积雪。

正好前段时间决定了奥运会的延迟之后政府才逐渐放出决策,报纸头条突然变成了讣告,本来准备慢慢接受疫情会影响生活的一些人认识到,原来重症老年急患真的会因此去世。刚听到传闻已经有至少6位艺能人宣布感染了。志村健去世时那股情绪甚至成了一些人开始怪罪中国让病毒流出世界,虽然在我看来3月底才来责备是不是有点太迟了……

尽管在东京的情绪也日渐紧张,我还是选择坚持去离不远的铜版工房做点小作品。我在这里创作快两年了,知道很多人还是会坚持过来的,毕竟很多在东京的画家创作安排得也和游戏程序一样紧凑。知道的一些作家2月到3月初的展览都还能顺利,3月末以来尤其是4月的展览好些都往后推迟了。上周六想着趁着早上人少的时间溜去银座的画廊看了个小展,结果无论是电车还是银座都空旷得跟以东京为舞台的末日电影场景似的。

“外出自肃”的指令下达以来,老师考虑到4月的情况免去了工房所有人的费用,决定自掏腰包也会坚持开放工房给大家。几天后似乎也因为各方面的压力,决定缩短开放使用的时间。但是大家还是挤着时间来创作了,“啊,你们都没在自肃嘛”,来串门的爷爷开门瞬间的吐槽引得大家发笑。我也想过是不是只有在这个情景里的人才能接受我体会到的幽默,因为只要是透露了我还在外出,肯定是会被许多中国朋友批评的。在这样的时期,是不是该给还跑到小工房里创作的三四五六位我们头上贴个“请勿模仿“的标签了。

本来4月的日本是在樱花和花粉症的伴随下开学入职的季节,应当例行上线的各项春天的安排,现正跟着世界的程序出错产生了连锁反应的混乱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