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4日:保质期 [by Sam]

Day 20 难以想象已经在家待了这么久。更加难以想象我已经几乎完全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第一周时还记得自己在家憋得发疯,第三周结束,我每天从睁眼工作到闭眼,内心只剩平静。

从上周起,我就停止了关注数字。刚刚查了一下,本州确诊人数比起上周已翻了三倍不止。我早已对阿拉伯数字失去了具象化的能力,也许政府网站应该采用我室友和她导师的研究,把数字都换成人形图标,提高人们的风险认知(。)

上周五被暂时裁员的工作在本周二就继续了。老板一大早兴奋地又在我语音信箱留言又给我发邮件,标题难得地加了笑脸。周三时办公室开了Zoom茶水间闲聊会,除了工作什么都聊。我给大家分享了我以前滑雪激情撞飞10岁小孩的故事;办公室的lady说她特不喜欢犯罪心理这部剧,怕她老公看了学会怎么处理她尸体lol;老板玩起了聊天背景,一会儿飞在浩瀚宇宙,一会儿大头朝下。短暂的四十五分钟,难得地让我在狂赶毕业论文的日子里停下来像人一样慢慢呼吸。

说到毕业论文,人被逼到绝路真有无限的潜力。在拖延了整整一年之后,我效率惊人地在短暂的一周之内准备好实验材料、发了实验一、收完实验一的数据、预注册实验一、统计完实验一的数据、写出报告发给我导、修改实验二的材料、发了实验二、收完实验二的数据。与此同时还把周一失去的工时加班补了回来,上课写作业,并且助教工作也一点没落下。当然代价是一整周没在四点前上床睡觉,今天偷懒放假,除了吃饭在床上瘫了一天。

两天前研究生院发邮件大赦天下,把论文答辩的时间延后了一周。这下觉得自己真是毕业有望。既然毕业典礼已正式取消,能按时拿到学位成了唯一的期待。当然,还有抓紧拿到工卡和找到工作。好在政府也仍在远程上班,这周接到短信说我的OPT材料他们接到了在审,安心程度又提高了1%。

罗列完生活琐事,想写一写G。

在一切还没急转直下之前,G某天邀请我去downtown看开放麦。新人质量高下不一,我们躲在最后一排憋笑到抽搐。结束后G说我还得再来一杯,于是我也尾随。一杯又加一杯,我们好像醉了,又好像没醉。言至兴起,在昏暗的酒吧吧台前出人意料地接吻。如今离那晚已过去快有一个月,只记得之后你头快埋到吧台下面去,我轻轻拉着你的手,你小声地说我很开心。

在那之后北卡的疫情就爆发了。我们约好一起去参加的活动临时取消,之后我们的校园关闭,再然后市县州相继进入禁闭。从那天以后,我再也没见过G。虽然偶尔还在聊天,但初初燃起的火花似乎已逐渐消熄。人生的遗憾随时都在发生,只是没想到会因为这样的不可抗力错过。人定胜天,也许,也许一切结束后我们的故事还会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