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8日:今天换成和老爹共度一天……[by 阿麦]

[by 阿麦]

早上在面包机的嗡嗡声中醒来,继而得知我爸今天在家休息之后心里沉了一下,倒也不是说我跟我爸关系不好,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小跟老爹就没有跟老妈关系那么亲近,平常如果我妈在,我跟我爸可能都没有多少直接交流,都是靠老妈来传话,所以我有点害怕跟老爸单独共度一天。

早上赵阿姨喝了咖啡之后一如既往地兴奋,在家唱起了歌,都是她小时候看的电影的一些配乐,经典的闪闪红星啊,小小竹排啦之类的,唱着唱着就激动,还把我家那把没人用的吉他翻出来,跟我说她后半生一定要学会吉他,顺便告诉我,她昨天看的泰剧里弹吉他的小哥特别帅。赵阿姨说她的更年期主要靠咖啡和欣赏小鲜肉维持心情平衡,不抑郁不焦虑。在她的带动下,我也在卧室放起了歌,大概我俩太闹了,我爸就在客厅里发话了,说让我妈控制咖啡因摄入量,不要一喝咖啡就在家这么闹腾。我妈反驳,说我爸也喝了咖啡但却这么淡定,没有反应,简直就是浪费咖啡因。

面包机声音停下了,我爸去检查,却发现面团根本没发起来,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用的那包酵母已经过期两年。后来又窸窸窣窣地找到新的酵母,重新开始发面。我发现,只要是他们俩都在家的上午,家里就总会充斥着各种声音,他们的说话声、面包机的声音、洗衣机的声音、手机里视频的声音,做饭切菜的声音,等等等等,总之我根本没办法专心做任何事情,但这些吵吵嚷嚷的动静也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不会让我过多地去思考的疫情。

我妈去上班之后,我爸基本上就是躺在客厅沙发上刷手机,我偶尔出去接水喝会看到他。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因为他一直在玩手机这件事感到烦躁,隐隐地感觉他应该去做点别的事情,而不是在这里刷手机浪费时间,但我自己这段时间还一直会刷手机,怎么能去这样把要求投射在别人身上呢?也许我对爸爸总是有些潜在的不满?我总觉得我们互相fail了对对方的期望,我没有成为他所谓的“出人头地”,甚至他以为我四月份可以提交论文毕业,而我都没告诉他我这学期根本就没注册课程,没打算提交论文……而他在我心中也不是最有担当的父亲的形象,总之,我们的父女关系很有点凑合着过的意思。我们家还好有我妈,一直在中间周旋,维系,包容。今天我和我爸,主要也是在沉默中度过,还好他下午跟他自己在美国的好朋友打电话,填补了一些空白。

我自己今天主要是花了很多时间看书,看完了Punjabi Widow那本书,故事很完整,但也很predictable,有个非常正确且美好的结局,这本书算是个轻松娱乐向阅读,我也没指望有多深刻。倒是其中提到,那群在英国的印度寡妇们最终可以用两种语言把她们的erotica合集出版,这在现实中可能吗?那就让我以后在以多元化为核心价值观的加拿大出版公司找找有没有可能出中英文双语的图书?我甚至怀疑那本小说本身就没有Punjabi版本?

后来又开始翻我爸妈的书架,大多是哲学或者史学类书籍,小说也有,但我基本上都看过了,让我觉得接下来几天有点难熬,我现在就很想obsessively看一本实体的小说。后来找到带注释和讲解的《道德经》和一本叔本华的《爱与生的苦恼》,有点兴趣,就都翻看了一下。接下来几天不知道读什么了。晚上看了关于HZF的纪录片。

今天加拿大这边关于疫情最大的新闻应该是加拿大政府启动了820亿的经济援助计划,给企业和个人提供支持。目前的计划还比较笼统,我看了一下,暂时也没有哪个对我或者我家有帮助,至于日后怎样,日后再说吧。这两天明显感觉自己开始适应隔离状态了,心情平静下来,但依旧没有动力写论文(不禁想起胡适打牌日记……万一我红了日后可以不提我拖延论文的事情吗)。

今天读的小说里有段一群人进pub,还互相拥抱的描写,让我忽然感觉非常遥远陌生!简直太神奇了,social distancing才开始成为norm没几天啊,但想到过去人们行为举止的亲密 以及公共聚集的活动,都已经开始让我有历史感了!难以想象那些已经封城快两个月的武汉人如今是什么心情。这次隔离对自己也算是个实验了,看我的心态究竟会发生哪些变化。

这几天的流程主要就是:吃三餐、看新闻、跟爸妈聊天、看书、交叉和朋友互通有无、看动漫或纪录片、等蓝哥起床并打电话、写日记。生活会单调起来,之后我会用日记梳理一下进入2020魔幻年的生活和自己的很多想法。今天先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