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14日:发不出的YAVT测试结果 [by 阿麦]

[by 阿麦]

今天花了不少时间跟读书会的朋友们讨论这个测试。其实本来是当个并不那么认真的测试来做的,只是这测试到底不是星座测试性格测试,虽然说并不严谨,但每个问题都有一定代表性,真的做出的结果一定程度上可以反应出一个人的价值观的。

我中文版做出了个自由意志主义(英文版刚刚做了一下,是social democracy),想把结果的截图发在豆瓣,竟然发都发不出去,系统立刻给我发了警告信。难道是有“自由”两个字都不行了吗?

最近因为想把疫情日记同时也更新到豆瓣上,所以很多话都收着了,没说那么多不能说的,即使是这样,我写的日记也几次三番受到审核,哪怕我只是写写我在动森里干啥了。实在是莫名其妙,我都怀疑是不是审核员爱上了阅读我的日记。

不说疫情,放眼最近中文世界里的新闻:高管性侵幼女疑云、动森因敏感原因被举报被下架、在中非洲人遭受歧视、中国网友出征泰国引发网络骂战……你说哪条我能拿出来在豆瓣上好好说呢,说多了就想骂人,烦死了。所有的难过绝望只能私下里跟朋友们在不受限制的社交媒体上互相聊聊,吐槽一下,实际上能做的不多。

之后不久就看到朋友说这个测试如何在知乎上被吐槽,因为有些人做完之后发现自己成了左翼民粹主义者,就觉得这个测试有问题等等。我想其实我身边肯定也有这样的人,就在我们今天那个群里也许就会有,只是我们几个话多的人都是自由主义,测出来之后结果往里面一扔,估计其他人就算不一样也会有压力不想分享了吧。

豆瓣上一向应该是自由主义人士比较多,可现在审查得严格,连这测试都不能提了,真是太可笑。真不知道以后一步步会变成怎样,我为什么还要坚守着豆瓣呢,除了长期使用的感情和认同感,除了在上面认识和熟悉起来的友邻,其他又是为什么呢?我想,总还是想要相信点什么吧,相信还会有个最后的阵地,所谓的“精神角落”?

我觉得自己本是个平和的人,但现在越有压迫,越想反抗,就越偏激。不让我说,我偏要说。非要我“爱国“,我偏不爱你指定的那个“国”。打压自由,我偏追求自由。

疫情和越来越严格的政治环境之下,没有谁能不受影响了,平和或曾经觉得与自己无关的人都要慢慢被逼到一个角落,接下去会如何?只感到两边人撕开的裂口越来越大,没有谁能互相理解。

另,今日终于收到了一周前在中文书店网购的书了,很开心!其中一本是《罪与罚》,可有的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