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6日:持续的低落情绪和上得艰难的网课 [by M]

今天费城的天气十分暖和且晴空万里,似乎为新的一周开了个好头,只是各处报纸都在强调这可能是许多美国人这辈子中“最艰难的一周”了。

为了减少自己的焦虑,尽量限制自己只在一天某个时间段集中地浏览疫情相关的新闻。然而这似乎也并没有缓和自己糟糕的情绪状态。毕竟还是会看到费城几乎每天都有枪击死亡案件发生,还有各种大白天抢劫殴打暴力事件,导致这两天晚上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听到窗外的响声就会惊醒,生怕是枪击声或者暴力破门而入的声音。下楼去倒个垃圾都心惊胆战,开门都得先开一条缝看看外面有没有奇怪的人确定无误后再走出门。虽然焦虑地想回国避难,但家里人比我更焦虑地甚至都要求我直接退学回国算了。最后不得不跟朋友开玩笑说,不知道是待在这里先被病毒和子弹吓死,还是先回国被家里人逼疯。

虽然也努力给自己安排好固定三餐时间、加上瑜伽和锻炼的时间表,但依然无法做到有效率地读书码字(确切来说在家隔离之后除了写过两份一页的summary之外根本没有动笔写过半个英文单词)。今天最后更是忍不住给我们dgs发了封邮件询问能不能期末论文延期甚至直接换成无绩点的P/F选项了。尽管也会时不时在心里鞭打自己,自己都还没到饿肚子生病风餐露宿的程度,这个城市这个世界上现状比我惨的人太多了,我为什么就能如此一蹶不振呢,我凭什么消沉呢。但无奈,有时候真的是做不到,低落的情绪冲上来真的是什么也做不了,甚至连起身上厕所倒杯水都做不到。屏幕上的一行字看上十遍也不知道到底在讲什么。

而且这两天陆陆续续听到朋友同学说他们直接认识的同学老师有被感染的,按照美国现在的传染率,很难保证自己课上的同学老师都还健康,万一其中有人真的确诊了甚至不得不住院,那教学真的还能按原定计划和标准来么?而且回看自己上的三节课:一节课的老师直接发消息和同学们说自己感觉不是很好,几乎停了两个礼拜的课毫无消息,只是给我们发过两次阅读材料和网上讲座当辅助材料;另一节课的老师采取录播的形式,但是没有一次课的时间是按照原先教学时间来的,经常在周末突然就给我们布置材料和作业,杀我们个措手不及,交上去的作业也没有任何反馈;最后一门课老师还是勉强维持了在原来的上课时间采取同步zoom讨论的办法,但说实话,互动效率肯定比不上面对面,甚至有同学基本全程在镜头后面撸自家的猫。上网课对于老师的要求肯定高于平时,老师们备课和处理网络平台以及应对同学们不同步的反馈都比原先花上至少多三倍的时间,所以这时候对老师们再有所要求似乎也不太可能。但确实也会想到,老师们也应接不暇,自己也就借此顺势偷懒了。更糟糕的是,离期末论文提交的时间已经不到一个月了,如果按照往常的做法,我早就应该找老师各自商量自己的论文主题和相关文献了。然而,到现在两门课的论文别说找文献了,连要写什么的粗略想法都完全没有,光是完成阅读指定的材料就够呛了。也不是很想写信给老师,写了也不知道老师们什么时候会回复;更不想视频,怕一开视频自己都会忍不住内疚和着急地哭出来。虽然在学业上,尤其哲学思考上的挫败早就是家常便饭,但这次这样似乎完全是外因导致的无法思考让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每天都在变得更绝望一点,不仅因为吃喝人身安全处境更不确定、外面的疫情更糟糕了,甚至因为自己在唯一擅长的学业上都更失控和无能了(然后就不断滑坡开始质疑自己,觉得自己除了释放黑暗能力之外对这个世界毫无意义)。如果每天都写日记,那恐怕真的会变成“今天好绝望啊”,但是不写这一天毫无声息地就过掉了之后又是在不断重复这一天,以至于甚至两三天后再回忆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怎么过了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