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18日:寻找内心平静 [by Sam]

Day 3 今天是情绪波澜起伏的一天。

一大早上交了R的作业,之后全班尝试了视频上课(今天只是试验,教授讲一下接下来的课程安排,下周才正式恢复上课)。效果还可以,偶尔有延迟,但实时文字聊天功能非常好用。高科技让弱小的人类显得没那么弱小了,但拥有特权时并不容易意识到自己拥有的能力是一种特权。比如我理所应当享用的wifi和个人电脑,当然并不是所有学生的标配,那么他们怎么继续学业呢?那些不熟悉高科技的教授,需要在一周之内搞清楚一个新软件的各种配置并保证课堂质量,也是不小的难度。想到这些就觉得自己应该知足。

但持续闭关带来的心理折磨也无法忽视。今天甚至比昨天更加严重,一度觉得自己的抑郁情绪要卷土重来。我在家坐立不安,最后头在地上脚翘在沙发上盯着灰色的天空发呆到想哭。盯着盯着窗外来了一辆警车、一辆救护车、和一辆车身写着本县名字的不知道什么车,吓得我一屁股跳起来。

更可怕的是叫救护车的是我们楼里的一位男士,他静静地站在楼下,看着医护人员和警察下车。可是全程没有任何人戴口罩,于是我和室友疯狂讨论:你觉得是不是?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是疑似,看起来他也没有外伤,还能自己走上车,救护车这么贵,他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舍得叫他们来呢?如果是,那怎么没人戴口罩呢?是因为全城的口罩都被买空了所以连医护人员都没得用吗?我觉得不至于啊。若干云云。

救护车在我们窗外停留了很久,我们猜测是在车上做检查,最后救护车走时也没看到有没有把男士带走。警车和另一辆服务车的工作人员在楼下交谈,看手势动作像是在争辩。两人交谈后也分别离开,我们大概要明天查新闻才知道到底“是不是”。

经过此事,我的心情更加无法平静。室友终于决定出门遛我。我俩扔了垃圾,围小区走了一大圈。平时就很安静的小区此时更是见不到人影。走在小区里时远远地看到几个邻居,她们也回头看着我们,彼此看不出情绪。

回家后仍然无心做事,决定还是不要逼迫自己,于是和室友玩了会儿一起饥荒,我又通关了Cube Escape: The paradox的第一章。晚上看到班级群里长长的三条消息,是回复我昨天在群里说的“在家要憋疯了,求建议”的求助。在这种时刻唯一的庆幸是大家都是心理学学生,这位同学是做干预的,逻辑清楚、文笔利落,我觉得写得真好,摘译一些片段:

“在来到这个项目之前,我曾经在家闭关18个月,完全与社会隔离。我捱过去的主要方式是把它当作学会与自己相处的时期,进行自我建设。我并不是说你非要在坏事中找到光明,而是可以把它当作一个机会。

“‘隔离’也是思考生命中人际关系的大好时机。你可以更好地享受、感激、或是创建新的联结。笔友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比起短信形式的插科打诨,它鼓励了‘真正’的交流。

”这个时期也更容易让你产生同理心。因为你会意识到,你所经历的痛苦终有完结,但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许这样的感受正是他们的日常生活,或是占据了他们的大部分时间。

“实际来说,散步会有帮助。电子游戏从社交的角度来说也会帮助你。但避免看太多电视,因为它某种程度上会加深你的孤独。

”阅读对我来说帮助很大,它会为你带来真正的满足感。关键是要保持精气神,所以持续产出可以很大程度上帮助你。

“还有,你越是想着你有多希望自己不在这个处境当中,你的心情就会越差。我向你保证。正念会帮助你,你可以观察到自己的若干负面想法,然后放开它们。”

看完之后已经感觉心情平静了不少。希望明天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