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4月1日:四月到了 [By 林之]

美东时间4月1日晚上

美国216553确诊,5130人死亡。新泽西确诊22255例,死亡355人。

时间进入到了4月……感觉2020年的第一季度,我就是在疫情、隔离、隔离、疫情中度过的,倏忽间一年就过去1/4了。

4月伊始,今天的美国疫情数据也很有标志性。全美疫情过20万,日死亡数过1000,新泽西确诊数过2万。这些数字我打出来都觉得害怕:1月份在国内确诊10000人的时候就心惊肉跳,想不出一个国家有20万人染病是个什么状态;前几天看意大利的死亡人数天天几百几百的涨,也没想到日死亡过千的情形。

数字已经惊心动魄到了如此地步,这一切却是刚开始。今天联邦表示应急储备告罄,接下来各州缺的呼吸机、口罩、防护服,都要自求多福。新泽西卫生官员表示医疗系统病人“开始激增”,北新泽西七家医院暂停接收病人,所以前两天医护们呼天抢地闹着忙不过来,根本就还没到正题是么?!

今天这两个消息一起砸下来,给我的观感是:之前医疗物资不足,今后只有更不足;之前医护人手不够,今后只有更不够。能指望的场外援助,物资上,无非是美国企业转产医疗物资,和中国医疗物资的进口;人员上,则是美国其他地方的大夫支援进来,以及正在建设的方舱和野战医院。

我今天翻了一下之前的日记——写日记就有这样的好处,可以有档可查——新泽西最开始提出医疗资源不足是在3月16日,从此之后就开始闹着要增加病床,增加医护,增加设备。沸反盈天、紧张扯皮了整整两周,成果是从联邦要了350台呼吸机、建了1000个床位的野战医院(好像还没有正式交付)、州里挤出来了几百个床位、动员了医学生和退休大夫,然后该不足的依旧不足。

这两周我看着州政府天天开新闻发布会,也采取了各种措施,实在说不出他们懒政渎职这样的话。但是疫情就是这样日渐失控了起来,医疗系统也逐渐走到了危险的边缘。我实在不太想得出,新泽西要怎么应对今后半个月每天至少多三千患者这样的局势。

这两天,美国关于平民要不要戴口罩的风向有点转变。先是CDC说要重新考虑要不要建议普通人戴口罩,又有洛杉矶市长敦促当地人在公共场合戴上非医用的口罩,这样零零星星转向,说不定过两天美国政府就要求大家戴上口罩了。当然了,美国现在大夫们的口罩都不足,平民是不好跟大夫们抢口罩的,所以估计先期会提倡平民戴非医用的布口罩。按照我国1月份的讨论,布口罩对新冠病毒没啥用吧?

反正美国疫情已经这样了,具体该怎么办是川普、州长、医学专家们该操心的事情。在这样的局势中,作为个体我只能小心再小心,自我防护不要得病,美国的医疗系统是指望不上的。现在普林斯顿镇确诊30例,我所在的镇子紧靠普林斯顿,人口23000,确诊23例。只要不跟人群接触,就勉勉强强还算安全。

在健康威胁之外,另一个跟每一个都相关的是就业问题。新冠疫情下,美国这脚社会刹车没踩得比国内温柔多少,一国家的人都被晃得七荤八素的。美国人又没有存钱的习惯,自我缓冲能力就更别提了。

今天看到哈佛大学的校报发了一篇文章,说是大学非终身轨(Non-Tenure-Track)的合同工学者们,要求学校为他们延一年工期。因为现在就业市场太过惨淡,这就意味着他们结束和哈佛的本学年合同之后,都找不到下家,面临着失业。文章中有个受访者说他有慢性哮喘,找不到工作就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医疗保险又是新冠易感人群,后续万一被传染简直要命。美国学者这种社会中产抗风险能力这么低,失业后直接面临生存问题,也是我实在没有想到的。【悄悄说,作为国际留学生家属,我一直羡慕美国学者不用受各种签证规定限制,在职业选择上更加从容,现在看纯属是一家一本难念的经……

四月的第一天就在一堆感慨担心中过去了。其实我的生活倒也还好,在家呆着,下午去了趟中国超市,除了看到鸡蛋快买光了赶紧抢了两盒外,其他一切正常。还买了几斤羊肉,准备明天炖了,来犒劳一下宅家辛苦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