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3月20日:西班牙,一桩事先张扬的谋杀案[By Fan]

几天前,我给我关系最好的法国闺蜜发whatsapp聊天,我的语气里是不解也是悲愤,在我心里是民主进步最好的代表的欧洲怎么竟会走向这一步,成为新冠病毒新的中心?

说来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经历“新冠了,我春节前一周回国,19号到家,20号就得知了武汉有一个肺炎,而且“人传人“的消息,从此开启了在家隔离的过程,后来因为疫情爆发欧洲各国对中国公民颁布了入境限制,我害怕回程出问题,改了机票,2月1号就回了西班牙。回西班牙时还是国内疫情肆虐的时候,虽然入境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我还是自觉在家隔离了一周才去学校。而已经超过20天的日常生活中没有见过超过5个人的我,这时已经有了一定程度上的社交障碍,身边有人群聚集就开始紧张,无所适从。

西班牙华人在这个社会属于相对底层,以开餐厅和小超市的为多,所以为了不因中国人输入病毒而影响生意,当地华人呼吁所有从国内回来的人员自行隔离十四天,很多餐厅也因为自己有从国内回国的工作人员就自觉关门。客观的说,西班牙华人这次在为新冠疫情不在西班牙蔓延做出了很多的贡献。

度过了平安无事的2月,就在我们为西班牙“防住了“疫情而感到“沾沾自喜“时,意大利爆发了疫情,这个从20世纪的历史来看就是欧洲的“猪队友“的国家,凭着“一己之力“把疫情传到了欧盟的所有国家,并把西班牙华人之前所有的努力一下击穿。

渐渐,从意大利到西班牙的输入病例从10,到100,再到600,我们在等着西班牙政府采取措施,停飞从意大利的航班,以避免本地传播的情况,因为一旦发生本地传播,事态将很难控制。但是政府什么都没有做,3月1号皇马和巴萨的国家德比照常举办,8万人的体育场坐无缺席;三八妇女节游行马德里有12万人参加,看不见的病毒早已在这些人挤人的呐喊声中传播了好几轮,果真游行后的一周我们得知了总统夫人和副总统夫人都感染了新冠病毒的消息。

马德里的停课决定来自于3月9号晚上8点,政府规定从3月11号周三开始马德里大区从幼儿园到大学所有学校关闭,我是在那个时候意识到西班牙已经错过了防疫的最好时间段,接下来等待我们的就是大爆发了。

在大爆发后这一周我还一直心怀对欧洲的信任,觉得如此发达和民主进步的国家肯定会有比我们好的医疗体系,不会出现一床难求,需要找“关系“保命的情况,但是我没有想到西班牙会蠢到有意大利的先例在前,还是对病毒“放任自流“,最后弄到这个国家4700万人口全部变成卡夫卡《变形记》里的虫子,没有办法离开自己的房间。

从1月23号武汉封城算起到3月9号,西班牙有足够的时间做好充足的准备,或者回到意大利疫情爆发后的西班牙,3月1号我们的数据还不到10个。已经今天在西班牙已经有803人因为新冠死亡,17325人感染。

在西班牙疫情最严重的马德里,每16分钟就有一个人因为新冠去世;在意大利,这个数字是每3分钟一个人。现在在欧洲发生的悲剧,用马尔克斯的那本短篇小说的标题,就是每几分钟一次的,一桩桩事先声扬的谋杀案。而这场悲剧的元凶是资本主义国家不能停下的经济,是西班牙各个政党之间的博弈,是这个社会牺牲老年人的“决心“。

推特上的“上帝“曾发过这么一条推,我觉得很符合欧洲现在的焦虑:

“由于环境灾难人类即将灭绝,最糟糕的事情是,这可能会损害经济。”

(The worst thing about the imminent extinction of the human race via environmental cataclysm is, it may hurt the econo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