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巴黎
美国 哈里斯堡
美国 普林斯顿
加拿大 温哥华

5月4日:It doesn't worth [by 清秋]

依旧是焦虑到难以动弹的一天。

本地的农场集市原本周六早上在 Colonial Williamsburg 进行,每次都有很多很多的大中小狗狗,各种宠物零食,咖啡、bakery、果汁。今天早上手机端 Chrome 给我推送文章,我发现集市开了线上网站,周二午夜前下单,周五可以自提或者要求送货上门。我下了一单,买了一打鸭蛋,准备自己腌咸鸭蛋。

说实话,周六我中午之前很难起得来床,再说总觉得未来的时间无穷无尽,因此读了四年的书,真的去集市的次数也不超过十次。

昨天跑步的腰带到了,带了手机、钱包、钥匙、水壶,再挂上电击枪出门。本意是跑步,朋友心情不好,所以干脆换成陪他散步,从公寓走到学校再回来整整两小时。路过教学楼,灯光幽幽地亮着,整个学校陷入黑暗和死寂。

原本周五该是 Blowout,last day of class, 本来会有很多人喝酒,开派对,毕业生会想法潜进自己新生时的宿舍,会有 King & Queens 舞会。我和女性朋友约好,因为都没有相熟的舞伴,我俩就搭伴一起进去跳舞。只是还没商量出来谁穿裙子谁穿西装——也可以都穿。

原本春假以后,学校的餐车就要重新开放,每周轮换食谱,我最喜欢海鲜菜单的龙虾卷,10 美元就能买到大块龙虾肉拌沙拉酱夹进热黄油煎过的热狗卷。校内的咖啡馆原本的老板和妻子一起搬走,本地的咖啡店重新承包了那里,把不锈钢椅子换成了松软的沙发,我花很多钱买会让我卡路里超标的咖啡、卡布奇诺和拿铁,特调的 William's White 里有白巧克力粉和打发奶油。抱着笔记本电脑和 Switch 陷进沙发里,一个下午就会像奶泡化进咖啡里一样融化。

我喝完了两包咖啡粉,七盒 Lactose-free 的牛奶。冰箱出了问题,买来的蔬菜有些被吃掉,有些就坏掉了。我买来的摩卡壶每天都在用,法压壶被摔碎了,我终于有可能吃完自己仓鼠症屯的各种东西。

我但愿他们可以像原来那样被浪费,我宁可我用不到摩卡壶。我宁可自己学不会和面,做甜点。

我想回到教室,和同学讨论我会或者不会的问题,睡眠不足喝咖啡,选择去或者浪费 office hour,周六揉着眼睛爬起床带小朋友们去道场,被先生训腿部力量太差,全身力量不够,来训练不够多;再去亚超买一大堆有的没的食材。本来我该已经考完了黑带(或者挂掉),然后去费城参加大学生的空手道集训(不知道带着棕带还是黑带,如果升带成功我就要被黑带打得满地跑,)溜出去和朋友去吃越南甜点。

可是我在这里写一百次“ I want my old life back” 也什么都不会发生的。我的情感只是unworthy - 别人受到更多打击,职业的,生活的,家庭的,危及生命的。我边写边哭,可是我真的很久没有哭过了。

只能在微信上发「抱抱」而已。

——在动笔写下来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我有这么多感觉,有过这么痛。我在潜意识里对自己说过多少次「不要再想了」?